作者 主题: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阅读 9810 次)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于: 2013-01-01 09:46:55 »
在2013年的第一天,我准备梳理占卜与政治的关系,以谢大家。
占卜与政治(一)
占卜,从来就和政治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
最早的人类领袖,是在医、卜、史三个方面最受氏族成员信服的人,只是后来部落之间为争夺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的纠纷、战争频仍了,才不得不把能带领大家打赢战争的人奉为领袖。但就是如此,氏族部落中能医,能占卜吉凶,能讲述部落历史,并从历史经验中指导大家行动的人,依然是最受尊重的领袖。他们中有善于打仗者,也有不善或者因年迈而不能再带领大家冲锋陷阵者。从而使部落军事领袖,不再一定是能为成员治病,并知往预来的智慧者,但这样的人一定是部落领袖的顾问或军师。我在1992年出版的《中国传统推命术揭秘》一书中,明确提出最早的世袭制度,起源于观天师,巫医和史家这样的职业,并非起源于部落领袖。只是后来,因部落领袖有了私心,才有了大禹不再让贤直接传位于启,从而开创了王朝世袭的滥觞。但可以肯定,禹的这一破天荒行动,没有掌管巫医卜筮者的帮助,是绝对成不了的。
所以,自从王朝世袭制度成为常理以后,占卜也就成了只能是皇家垄断的专利。这就是为什么周朝能保有800年江山世袭传承的重要原因,卜在官而不在民。当时就连士大夫也没有随意占卜的权利,更不要说普通百姓敢于公开随意进行卜筮活动。
王室东迁,诸侯坐大,僭越旧制,占卜者才进了诸侯之家。如此,中央掌管占卜的权威性也就逐渐下落,而这,也才有了占卜之书散落民间的可能。
因此,有历史学家将周王朝中央集权制破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归结为“占卜在民”——老百姓自己都能占卜了,谁还相信君权神授?是“卜筮在民”,让周王朝世袭传承的合法性遭到了普遍质疑。
如果我们从文化学术传播的角度去看,这又是大破统治者垄断的进步。若没有“卜筮在官”到“卜筮在民”的历史演变,作为周王室图书管理者的老子就无权为孔子说易,孔子也就永远无法为《易经》作传。
不过,我们今天能看到孔子作传的《易经》,却还得感谢最初在神州大地建立中央专制暴政的秦始皇。是他接受李斯建议,实行焚书坑儒时,明确下令有关农业和占卜的书不在焚烧之列。若从这一点去看,我又不得不说,秦始皇是比毛泽东更为开明的君主。因为毛泽东学习秦始皇在实行思想专制方面,做到了青出于蓝胜于蓝——在他治理神州大地的岁月,占卜,也是犯法!

                                2013年1月1日星期二
«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5-09 08:25:40 作者 水木罗汉 »

吐温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916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 于: 2013-01-01 10:15:16 »
周易是君子之学,帝王之术,圣人之道哇。

尘缘

  • 中级会员
  • ***
  • 帖子: 164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2 于: 2013-01-01 11:22:01 »
看不懂,类似于米国的枪。人尤其是平民对自己生命的把握。

大风歌

  • 初级会员
  • **
  • 帖子: 9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3 于: 2013-01-01 12:23:27 »
不为将相,即为医卜!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4 于: 2013-01-02 16:21:03 »
占卜与政治(二)
在人生路上,人类的大多数都需要借助占卜来看清自己,确定方向,激励希望,坚定自己对人生理想的追求,就是处于社会顶层,已经是最高社会利益和权威的获得者,也概莫例外。
秦始皇在焚书坑儒的活动中,要保留占卜之书,后来出重金,让徐福带500童男童女到太阳升起的地方为其寻觅长生不老之药,就充分说明他对方术的倚重和信赖,已经到了迷信的程度。
在推翻秦王朝楚汉相争中取得胜利的刘邦,对占卜的信任则更早。
当刘邦和妻子吕氏还是一介草民,吕氏还必须带着两个儿女在田地干活时,路过的老人对她说:“夫人是天下难得的贵人”,“夫人之尊贵,会因为这个孩子”后,吕氏喜不自禁的心情自然难于言表。等迟到田间的刘邦到来,她就急不可耐地告诉了他。刘邦听妻子如此一说,马上转身急急追赶。竭尽全力追上已经走得很远的老人,让老人为自己面相。老人仔细端详后说:“先生贵不可言,刚才那位夫人和公子,都会因为先生而尊贵。”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一家人都必须朝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耕耘的时候,被一平日里与自己毫不相干的老人如此预言,这对刘邦,对吕氏,甚至对年幼的儿女,将是何等重大的人生激励和鼓舞。
也就在那个时代,有一个女子名叫薄姬。姿色出众,她的母亲请来当时已小有名气的术士许负,为女儿相面。许负看后大胆断言,薄姬将来会生下一个天子。
照此 薄姬的母亲把她许给了当时已经称魏王的魏豹。而魏豹得知相士许负说薄姬会生下一个天子,自然想到自己也当是天子命,才会顺理成章。于是在楚汉相争的时势格局下,魏豹脱离刘邦阵营,自立山头。结果被刘邦派韩信带兵将其灭掉。薄姬也被纳入汉宫为奴,成了一名织布女工。一天刘邦到织室巡视,看到薄姬相貌娇美,便将他纳入后宫。但薄姬并不是入了后宫就立刻得到刘邦的寝幸,在佳丽如云的后宫中薄姬平日里只能和相处得好的女伴闲聊度日。她们在闲聊中有这样一个约定:无论她们中的哪一个得到进身机会后,都不能忘了要相互提携。
后来要好的两位女伴都得到了刘邦的宠幸。她们不是在刘邦面前举荐薄姬,反是在刘邦面前带着讥讽的口吻讥诮贬低薄姬。
殊不知这意在贬低的讥诮,却激发了刘邦要一窥究竟的心态。薄姬等待已久的宠幸终于来了,聪明的薄姬在被宠幸的第一个晚上,向刘邦说出了极为聪明的话:“昨天夜里,我梦见苍龙钻进了我的肚子里”。刘邦听后自然大喜,对薄姬说:“这是一个好兆头啊,今晚我让你幻梦成真”。
一夜的寝幸,果然竟让薄姬怀孕。以后生下一个儿子,名叫刘恒。被刘邦封为代王,最后真接了汉位,这就是生性节俭的汉文帝。
              2013年元月2日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5 于: 2013-01-03 12:47:02 »
占卜与政治(三)
有人会说刘邦一家和薄姬,是借助面相占卜的鼓励而实现了自己的一生,并非相术高明。但历史证明许负对薄姬相面的断语,绝非阿谀谄媚之辞,更不是偶然之巧合。
许负在汉文帝时代是很有名的术士,他曾对周亚夫说:“三年之内,先生会封侯,八年之后,将贵为将相,地位崇高无比。但是此后再过九年,先生将会饿死”。周亚夫对前面部分的预言自然高兴,对后面部分却很不为然——贵为将相者生命的结局,居然会饿死,天方夜谭!
斗转星移,天子从汉文帝传到了汉景帝,因儿子为自己营办葬器违制,被人告发,周亚夫被捕入狱,他居然在狱中绝食5日,最后吐血而死。
还有一个深受汉文帝宠爱的官至上大夫的蜀人邓通。汉文帝在得知相士说邓通将来也会穷困而死后,说:“邓通怎么就会饿死呢,我可以让他终身富有”。于是赐蜀地铜山一座给邓通,特许他可以采铜铸钱,希图以帝王权力来大破术士的预言。
汉文帝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也会招人否定,更不会想到否定自己权威的,竟是自己的接班人,景帝接位,邓通被人告发其私铸铜钱,于是邓通被抄家,就连汉景帝姐姐可怜邓通困穷而赠送的财物,也全被官府没收了去。邓通最终果是寄人篱下,穷困而死。
我在这里不是要表扬相术的伟大,而是说明“相由心生”的确有道理。高明的相士,不是只看其形,而是观其形,洞其心。心者,心性也。就以邓通来说,其人自身并无本事。他之所以能取得汉文帝的宠幸,全在于他善于揣摩、讨好最高权力者的喜好而已。汉文帝身上生了脓疮,并非太医的邓通,不是用手为其挤脓,而是用嘴吸吮。所以深得文帝宠幸,经常到他的府中喝酒游戏,自然赏赐也丰。但这种靠依附权势来的福禄,怎能持久?
现在再说这个宠幸邓通的汉文帝,其实就是薄姬被刘邦寝幸后生的儿子。叫刘恒,被封为代王。
刘邦死后,汉惠帝继位。公元前188年汉惠帝病死,吕后以立幼儿为帝来实现自己临朝弄权,吕后死后,丞相陈平、太尉周勃等人发动政变,诛杀吕氏后人,大臣们认为年轻的幼帝并非汉惠帝的儿子,应废,决定在刘邦后代中另外挑选贤良之人。在几个待选人中,淮南王和齐王的年龄太小,他们母系的亲戚平日里为人恶毒,口碑不好,代王的母亲薄姬处事恭俭贤良,而代王本身也已成人,并以仁孝闻名天下,为避免重蹈母后专权之祸,大臣们一致公推代王。但是,当公元前180年九月的一天,使者赶到代国,清代王到长安去做皇帝时,心态处于惊弓之鸟的刘恒,担心自己去京城非但皇帝做不成,反成政变大臣刀下之鬼。自己手下的谋士有主张去的,也有主张静观其变的,意见分歧,和母亲商量,也举棋不定,于是只有求问于占。龟占卦兆得大横,占辞为:“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至此刘恒仍疑惑不解地问道:“我已是代王,怎么兆辞又说我为王?”,占卜者解释说:“这里所说的天王,指的就是天子。”
如此,刘恒还是叫自己的舅舅薄昭先到长安探听虚实,然后才带着宋昌、张武等人前往长安,由众位大臣拥立为帝,他就是开启汉初奉行老子无为而治理念、让民得以休养生息,使汉初经济能迅速得到恢复发展,从而被史家称为”文景之治“的汉文帝。
                         2013年元月3日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6 于: 2013-01-04 14:27:07 »
占卜与政治(四)
有学者在写占卜史时,将史料中的“卜者”和“日者”混为一谈,甚至说“那些专门为人占卜的人,称为”日者“”。其实,只要细心研读《史记》,就会发现《史记》中分《龟策列传》和《日者列传》,就足以说明,这种分写,就是按不同的占卜方法所进行的分类。因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断,一般认为根据出生年月日时进行占卜预测的方法,始于李虚中的说法,也只能是就其已具有固定程序规则而言,用时间进行预测最早的滥觞,当在汉初就有。比如当时在长安算命一条街摆摊卖卜的司马季主,让贾谊和宋忠听得云山雾罩、不知东西南北,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的内容,就不是龟卜兆文,而是日月星辰,天文地理,和阴阳吉凶,同时,我们还可以从《史记》看到,当时盛行的占卜方法,已经多种。比如,有一次汉武帝就召来一群术士,要大家为确定一个是否适宜迎娶妇人的日子。对同一个日子,结果就出现了“五行家曰可,堪舆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丛盛家曰大凶。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辨讼不决”的情状。
上面种种,还漏掉了图谶之学。具有预言性质的图谶之学,始于西汉晚期,由于中兴汉朝的光武帝刘秀,十分笃信而在东汉颇为盛行。以致东汉末年的造反者利用“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图谶言辞相号召,造反有理顿成燎原之势,由于起义军一律包扎黄色头巾以示顺天地之意,中国历史上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战争,遂被史家称为“黄巾起义”。
而这图谶之说,则多为人刻意伪造。当年陈胜吴广因连天大雨,不能如期赶到长城戌边,在造反死不造反也死的情况下,就是用到市场买一条大鱼,在鱼腹中塞进一条事前写好“陈胜王”三字的白绢,然后拿回驻地当众剖腹,以示揭竿而起,陈胜当王,乃是天意。自认为江山铁打的秦王朝,竟然就在如此低劣伪造的谎言号召下,顷刻倒塌。
    由一介武夫而君临天下的宋太祖赵匡胤,深知一图一谶的厉害。所以他登基后立即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查禁天下谶书,私藏图谶之书者,死罪。大臣赵普执行一段时间后反映,天下百姓藏书者实在太多,根本无法禁绝。能够制造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赵匡胤,既然可以“杯酒释兵权”,在这个问题上自然会想到更好的做法,他要赵普以订正善本的名义,把天下的图谶之书都搜集起来,予以校对订正,将善本收藏宫中,然后改篡善本内容,印刷大量伪书,放到市面大量流行,时间一久,百姓自然真伪难辨。所以,写到此,我要提醒大家,各位手中拿到的《推背图》,是不是就是刘基和袁天罡当初留下的真本,还得好好考虑。
公元976年十月,宋太祖赵匡胤突然去世,弟弟赵光义继位,是为太宗。应当说继位之初,该马上处理的事千头万绪,但他在十一月就下令,要各州县将本地通晓天文地理术数文化的人,全部递送到京城,藏匿不报者,死罪。集中到京城之后,技能精湛的留下来,到灵台供职,技能不合格的,全部黥刺发配到荒岛上去。到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十月,更下令把天文、卜相等书籍列为禁书,敢于私下学习的臣民,一律斩杀。
                               2013年元月4日
« 最后编辑时间: 2013-01-05 18:05:01 作者 水木罗汉 »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7 于: 2013-01-05 16:23:34 »
占卜与政治(五)
赵氏王朝如此打压占卜,充分暴露了统治者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内心。不过让我们又看到了一条规律,就是罗贯中说的“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将这句话揭示的规律,运用到政治的开放与封闭上,自会发现,仍有“闭久必开,开久必关”的特点。以占卜为例,在周王朝以前,是占卜在官——只有少数人懂,只允许个别人玩。东周以后,占卜流向诸侯,流向士大夫、普及民间,汉初长安城中就有占卜一条街,历经两汉,中经隋唐五代再到宋。宋是从神州大地出现五代十国的国家大分裂、人口大迁徙后出现的政治再一统。这是分久必合的再演,统治者自然也会把长期散于民间的占卜通过行政命令强行再垄断。这说明,只要中国存在不是彻底民选的政府,在政治和社会意识形态上,就始终难以跳出分与合,开与闭,松与严,放与禁的怪圈循环。
但是,无论统治者对占卜采取什么态度,都只能说明,在他们的内心深处,对占卜都十分信赖,对占卜产生的能量,更是十二万分地敬仰和恐惧!
《资治通鉴》记载,被史家称颂的贞观年间,太白星竟然几次出现在白天,当时的太史据此断定是:女主昌。民间也开始流传一份《秘记》,内说:“唐三世以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这话传到唐太宗李世民那里,他赶紧问李淳风:“《秘记》的说法可信吗?”李淳风在太宗贞观年间,先后担任过太常博士、太史丞、太史令等职务。《新唐书·李淳风列传》说他饱览群书,精通历算。“于占侯吉凶,若节契然,当世术家意有鬼神相之,非学习可致,终不能测也”。也就是说,当时和他同样懂占卜预测的人,都认为他们的占断准确率,赶不上李淳风,以致认为李淳风达到的境界,不是通过学习而是鬼神相助才达到的,恰好他的父亲李播,在当时又确是有名的道士。
太史令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校定历法。李淳风在这方面的精湛水准,可用下面一个实例说明。他曾经断定某一天会出现日食,且是不吉之兆。唐太宗问他:“若到时候没有出现日食,你何以自处?”
李淳风说:“若到期没有出现日食,陛下可以杀死我。”
到了那一天,李世民亲自出来观看天象,而天上红日当头,云淡风轻,一切正常。李世民转身对李淳风说:赶快回家去和妻儿道别吧。
李淳风并不惊慌,在墙上刻了一道横纹,对李世民说:“现在为时尚早,等到日影移到这个位置,日食必定出现”。而随后发生的一切,和李淳风的预言,果然相符。
还有一次,天空突发刮起一阵南风。唐太宗问身边的李淳风和张率。两人同时卜算后,李淳风断定南方五里之外,有人在悲伤哭泣;张率则断言是南方有人在奏乐。忧伤与喜悦,截然相背。唐太宗立即派人骑马去南方查验究竟,差人回来禀报:南方正有一队哭丧的行人,不过送葬的队伍中确有乐队奏乐。
所以,在听到《秘记》传言后,唐太宗自然会私下急问李淳风,而李淳风的回答则比《秘记》传言更清晰:“臣仰观天象,查遍历数,发现那个女子已经进入皇宫,还是陛下的亲属,而且就在陛下的身边。从种种迹象来判断,三十年之内,这个女子将主宰天下,皇室的子孙,也将被她杀戮殆尽”。
唐太宗急了,立即问:“若现在就把可疑的人全部杀死,是否可以铲除祸害?”
李淳风反对滥杀无辜。说:“天之所命,人不能违。三十年后,这位女皇年纪大了,性情会变得仁慈一些,祸害或者不会有想象的那么大。一切全是天数,皇上滥杀,万一漏了那个女子,杀掉多少人都于事无补。即使侥幸杀掉了那个女子,以后也会冒出一个更年轻更歹毒的女子来,我担心到时皇家子孙更会无一幸免”。
根据史实对照,女皇当权的时间,比李淳风断言的时间,晚了10年,是在四十年后。但若是把武则天代高宗御批奏折的时间算上,那李淳风的预言,应当说还是相当准确的了。
但是,我们从历史记载中,还看到了唐太宗对李淳风和《秘记》依然持有怀疑。唐太宗很难相信在男权社会下,一个宫中弱女会有如此大的能耐。所以,他把自己的怀疑范围按自己的想法进行了“合理”的推演。正是在这种“合理”的推演下,对李世民忠心不二的李君羡,惨遭杀害。
李君羡虽然是一员武将,但却十分爱学习。李世明曾说:“如果部将全都象李君羡那样,那么所有的敌军都不足惧了”。李君羡以卓越战功做过武侯中郎将、兰州都督,左监门卫将军,还被封为武连县公。
一次宫中宴会席间行酒令,要求每一个人说出自己的乳名。行到李君羡时,李君羡报出了自己的乳名:“五娘子”。立即引出在座文武百官前仰后合的哄堂大笑。就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哄笑声中,唐太宗却顿感肉跳心惊:“五娘子岂不就是武娘子?!”外表从谏如流的唐太宗在此时来了一个大胆而合乎常理的推演:“五”就是“武”的谐音啊!但他却不露声色地和李君羡开着玩笑说:“五娘子?哪里来的女子,如此勇健啊!”但在行动上,立即把李君羡从长安调出,派到华州(今陕西华县)去担任刺史。
公元648年,也就是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的七月甲申日,太白星再次在白日出现。五十多岁的唐太宗,对自己江山社稷是否能万世长存而不改姓,自然更增担心。恰好此时有人弹劾李君羡,说他与妖人交往,图谋不轨(也许这也是唐太宗刻意的安排),于是唐太宗“名正言顺”地杀了忠于自己的李君羡。
上天总会作弄人。后来为李君羡一家平反的人,正是当权后的武媚娘武则天!
                      2013年元月5日

求知者

  • 新手
  • *
  • 帖子: 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8 于: 2013-01-05 16:51:11 »
教授学富五车,坐等看续!期待...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9 于: 2013-01-06 15:08:57 »
占卜与政治(六)
武则天对李氏子孙的毫不手软,我个人认为并非源自她生性歹毒。而是当时的情势所逼。试想想,唐太宗驾崩之后,武则天就和其他宫中女子,遭遇不是殉葬就削发为尼的悲惨命运,情何以堪。幸得高宗念旧,才得以回宫。不幸这高宗有先天头痛病,媚娘凭借自己才干得以代批御旨。在这个不得不代夫捉笔的过程中,一方面历练了自己处理政事的能力,另一方面自然会得罪众多男儿身的大臣。想当初,自己还仅仅是太宗侍读,在太宗问及国家大事时,偶有建言,就被大臣恨得咬牙切齿,现在若自己再不及时培植亲信,抓权在手,一旦高宗驾崩,其下场定更加悲惨。如果说,她掌权后的一些过度杀戮,除了情势所迫外,还包含着对封建男权意识的报复,也自在情理之中。
话说回来,最早看出李氏王朝将被武则天取代的,李淳风并不是第一人,而是李淳风的师傅,祖籍四川成都的袁天罡。
据《新唐书。方技》载,袁天罡初仕隋末,为盐官令,官政空暇,以相术为雅谈。
还在武则天蹒跚学步的时候,袁天罡被请到武家看相。他说武则天母亲之相,“当生贵子”;看了武元庆、武元爽,则断他们将来可以官居三品,尽孝保家;看到武则天的姐姐,则说她命中大贵,但不利夫君。
当看到年幼而又形神爽朗、一身男孩打扮的武则天时,袁天罡眼睛为之一亮,要保姆将其放下来牵着走几步,以观步态。武则天被牵着在床前走了几步后,抬眼仰视着他。袁天罡大惊,说道:“龙睛凤颈,贵人之极,可成天子”。
  幸亏唐太宗要在身边查找未来的女皇时,袁天罡不在身边,李淳风又无相人之术,否则,唐朝历史又是另番模样。不过有人据此怀疑袁天罡是否果有如此高明的相人技术。而且,若李淳风和袁天罡果真是师徒关系,那么师徒之间,就没有一点相术方面的传授和点拨?更何况,袁天罡的相人术之精准,相武氏一家,绝非其孤证。他还和杜淹、王殪、韦挺交游,并一一给他们看相。他说杜淹“兰台、学堂全且博,将以文章显”(兰台,又名“金匮”、一名‘仙库”,指左鼻胞。即鼻翼,学堂,指耳门前的部位,主聪明才智),说王硅“法令成,天地相临,不十年官五品”(法令,鼻翼两旁至口边的纵纹),说韦挺“面如虎。当以武处官”。这三人看来都可位居高官,但袁天罡警告说:“然三君久皆得谴,吾且见之。”果然,后来杜淹为学士,王琏为太子中允,韦挺为左卫率。唐高祖武德年间,这三人都因犯罪,被流放到嵩山,又见到袁天罡。天罡安慰他们说:“你们最终还会有富贵的日子。杜淹官至三品,但长寿就不敢说了;王、韦二位也是官至三品,只是居官比杜淹迟些,寿命却比杜淹要长,但晚景凄凉”。袁天罡的预言,后来都一一应验。 他还给窦轨看过相,说窦“君伏犀贯玉枕,辅角完起,十年且显,主功其在梁、益间邪”(伏犀贯玉枕,又谓伏犀插脑,指鼻上伏犀骨隆起直贯发际),窦后果然为益州行台仆射;但天罡又说他“赤胍干睦,方语而浮赤入大宅,公为将必多杀,愿自戒”。没多久,窦轨就以杀人获罪免官。天罡又对他说:“公毋忧。右辅泽而动,不久必还。”(右辅,指右额)果然,窦轨不久又复了官,当上了都督。
而且,贞观初,袁天罡还“受唐太宗召见,太宗对其技艺大加赞赏,谓胜于汉代严君平,天罡巧于应对:“彼不逢时,臣固胜之。”太宗喜其逢迎,厚赏有加”。
也就是说,唐太宗在急于要找到夺李氏江山的人时,应当想到袁天罡。所以,我在这里对史书的记载,不得不有所怀疑。一是怀疑袁天罡和李淳风是师徒关系之说。二是怀疑袁天罡的相术水平,是否果真有如此神准。若果有如此神准,那么,他们两人就是在有意保护武媚娘的性命。这种对未来的有意隐晦,当以他们合作完成的《推背图》为最。真是所谓的“天命不可违”,还是术者的故弄玄虚?姑且存疑
不过,从上面的叙述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出三点:一,古之相士当有很高的慧眼。这慧眼,能通过皮毛、肌肤、外形直达骨骼。《增广》说“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当是对常人所言,具有慧眼的相士,确能通过相人相面而知心。相术中的一句名言就是“相由心生”。
上面的叙述还告诉我们,人的面相、手相是流动的,变化的。人没有一成不变的相。面分三停,上停好者,初运好。中停好者,中年运不错,下停好者,晚运佳。
袁天罡当初看到武则天时,武则天还只能蹒跚举步。他不仅面其相,还看了她行走的步态。用现代话说,已属于行为心理学的范畴。这足以说明,一个人能否担当大任,的确可从日常生活的行为举止上,一窥全豹。
                    2013年元月6日

«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5-09 11:58:34 作者 水木罗汉 »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0 于: 2013-01-07 12:51:38 »
占卜与政治(七)
我们现在熟练运用的干支预测,实际其源头当是星象学。目前,星象学在西方十分盛行。在中国因有在星象学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更容易学习、更便于推演的八字论命,星象学反而对许多以八字论命者来说,成了陌生的东西。前面说到的李淳风对女皇的预言,他就不是根据武则天出生时间的干支组合,而是源于他对天象的观察。一个异常的天象——太白星在白天出现,引发了李淳风对世间人事的思考。
唐代,天文家已经把岁星、荧惑、镇星、太白、辰星,称为“五星”(或者叫叫做“五纬”),而且认定它们和太阳、月亮一样,对地球生命,起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因此又把“五星”和日、月统称为“七政”。(“政”字的组合会意,就是一个人手持木棒使别人别物站直站正不能越线的意思)。
然后,古人再将五星和五行对应:岁星属木,荧惑属火,镇星属土,太白属金,辰星属水。这也就是它们今天的名字,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它们和地球一样,都是太阳系里的行星。
古代天文学家通过观察认为:“五星辅佐日月,斡旋五气,如六官分职而治,号令天下,利害安危由斯而出”。“七政”,也就是太阳、月亮和五星运行的相对位置,具有常态的周期性,也就是说太阳系行星运动,具有相对稳定的位移规律。这就是古人说的“七政各有其位”的意思。若发生异常,自然会引发地球的气候异常,预示灾难也就可能随时发生。
在远古时代,观天象的任务,由“重”和“黎”两氏世袭掌管,随后才改由司马家族世袭掌管(我否认人类世袭制度最早起于帝王的史实依据,也在于此;司马迁犯汉武帝龙颜,汉武帝处以宫刑而不削职;司马迁遭如此凌辱而不弃命的原因,也都在此)。
太史监或者太局,这样由政府设立的天文机构,也随之出现。太史令的官阶为正三品。太史令的首要职责,就是观察、记录天象变化。观察重点包括,日食、日变、月变、月食、孛彗、星变等等。对此,《新唐书·天文志》有详细记载。
比如前面提到的太白星出现在白天,就是金星运行异常的表现。
唐高祖武德元年(公元618年)五月,太白星昼见,当时太史令的结论是“兵起,臣强”。到了武德九年(公元626年)的五、六月间,太白昼见的现象频繁出现,七八月间同样如此,而这一时期,正是玄武门政变前后皇室兄弟相残,唐高祖被迫把皇位让给了儿子李世民。
又比如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八月甲子日,太白星袭月。当时太史令的判断是:“太白,兵象。月,大臣休”。结果是三十天后,唐睿宗把皇位让给儿子李隆基,宫廷斗争的演绎进程,与玄武门之变,大体相似。
如此,《新唐书·天文志》说:”太白者,上公。经天者,阴乘阳也”,“阳,君道也”。可对应世间人事的范围并不是只有“女主昌”一种,由阴乘阳,而推出“女主昌”结论,我认为李淳风当还利用了其他未曾明言的依据,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进而断言,此女已经进入了宫中。
李淳风根据天象变异所作出的预言,的确要比同行高出许多。如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三月,日赤无光,李淳风的判断是“日变色,有军急……其君无德,其臣乱国……日无光,主病……“。到了五月,唐太宗驾崩,时年53岁。
除了太白星运行轨道变异,会对世间人事产生影响外,其他五星也有如此能量。《新唐书·天文志》记载,岁星主饥荒,主大臣;荧惑主旱灾,主死亡忧伤;镇星主福。辰星主廷尉……
武则天长安二年(公元702年)荧惑犯五诸侯。当时担任太史令职务的是尚献甫。他观察到这种天象后,立即向武则天奏报:“我命属金,五诸侯与太史令的官职相应,荧惑属火,火克金,臣很快将死”。武则天听后立即想出一个办法,不让他再担任太史令,改派他去管水务。这样,属金的他,生水克火,对应火的荧惑,不就犯不了尚献甫了吗?
上天可没给武则天这个面子,自命有日月之明、能令牡丹在冬日盛开的她,这一次没能救得了商献甫的命。当年秋天,尚献甫果真死了。
已到晚年的武则天,选择严善思继任太史令。到长安四年(公元704年)《新唐书·天文志》记载:“荧惑入月及镇星,犯天关”。严思善认定如此天象,是“有乱臣伏罪,以下谋上之变”。第二年,被武则天宠信的张易之、张宗昌被诛,唐中宗李显重新登上皇位,恢复唐朝国号。

                2013年元月7日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1 于: 2013-01-08 12:00:36 »
占卜与政治(八)
我小的时候,在道观里看到过以打卦方式进行的占卜。我所看到的是用竹根的粗大部分,一剖两半做成的打卦工具,占卜时,先向神灵祷告,明确陈述自己所求之事,希望神灵给于可与不可,对于不对,行与不行、利与不利的回答。这种方法,在民间颇为盛行。所用的工具也多样,有用蚌壳的,花生壳的。葫芦对剖的,甚至有用一双鞋的。总之,凡是成对向空中掷出落地能分正反,阴阳的就行。比如用蚌壳抛掷打卦,就只能出现三种情况:两半蚌壳皆向上,则定为“阳卦”;两半蚌壳皆朴地,则定为“阴卦”;两半蚌壳一向上一向下,则是“胜卦”。一般以得胜卦为好,阳卦不利,阴卦有灾。用这种占卜方法决疑,和用龟卜、筮占方法比起来,应当说简单多了。而如此简单的方法,确又符合《易经》“悔吝生乎动”以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事物衍生原理,所以,这种方法在道观中常见,其用于占卜的历史也十分古老。
《石林燕语》记载,当年赵匡胤在军中还是一名小卒时,就曾酒后跑到南京高辛庙,用这种方法为自己的未来进行占卜。他当时是这样向神灵祷告的:
第一步,先向神灵从低到高地报出军中职位。
第二步,每报一次军中职位,就打一次卦。若是“胜卦”则表示自己将来就会升到该种军职。很奇怪,赵匡胤从军中最低的小校报起,一直报到最高的节度使,打出的卦不是全阴就是全阳,就是不出一阴一阳的胜卦。这样的结果,自然让赵匡胤十分迷惑和窝火。因为神灵这样的回答,也有三种可能:一是自己在军中永远长不大;二是自己根本就不该从军;三是自己将来应是做比节度使还要大的官。而比节度使还大的官,只能是皇帝了。就赵匡胤的脾性看,愤懑的心情自然会促使他往高处想,于是冲口而出:“难道我会成为天子?”说也奇怪,这次果然抛出了一上一下的“胜卦”。
关于这事,北宋词人晏殊曾经做过南京留守,到高辛庙游览,还为此在墙上题诗一首:
炎宋肇英主,初九方潜鳞。
尝因耆蔡占,来决天地屯。
庚庚大横兆,聲咳如有闻。
用这种方法打卦决疑。在宋代叫“杯珓”。说其古老,还可用晚唐诗人贯休写的《咏竹根珓子》诗作证。
出处惭林薮,才微幸一阳。
不缘怀片善,岂得近馨香。
节亦因人净,声从掷地彰。
但令筋力在,永愿报时昌。
贯休也是对天文历算占卜十分精通之人,这首诗,实际是贯休对自己身世和思想境界的自况:竹根出生卑微,才学粗浅,只缘心怀片善,才得以和神灵享用的香火粘在一起。但尽管如此,却守节自好,为人处事,铮然有声,只要本人筋骨仍健,愿永为世人报平安昌盛的好消息。
北宋时期金国完颜亮,在金熙宗在位时颇得重用,官至右丞相。但他却认为自己比金熙宗更有资格当皇帝。在这种心态驱使下,也和赵匡胤当初到高辛庙用“杯珓”占卜自己未来一样。到良乡料石岗(今天的北京地区)的一处神庙进行杯珓占卜。他的祝词是:“使吾有天命,当得吉卜”。他比赵匡胤来得直接,得的卦象也直接。一掷即得胜卦。神灵回应得如此之快,反倒使他怀疑起来,为确保神灵无误,他再次要神灵为其确认结果。说道:“果如所卜,他日当有报,否则毁尔祠宇!”。
再次掷出杯珓,还是胜卦。完颜亮的信心得到坚定。于是在皇统九年(公元1149年)十二月的一天夜里,带着亲信闯入宫中,就寝殿中将金熙宗杀死。自己登基做了皇帝,改元天德。贞元元年(公元1153年)他到良乡狩猎,顺道到料石乡神庙祭拜,封庙神为“灵应王”。
不过,完颜亮却是一个十分凶残之人。正隆六年(公元1161年),完颜亮要亲率大军伐宋。皇太后徒单氏劝阻,完颜亮即将其和十几个宫女一起杀死焚烧,把骸骨丢入水中。
九月完颜亮起兵伐宋,十一月到瓜洲渡,完颜元宜等人发动兵变,将完颜亮杀死。这一年,完颜亮四十岁。
无独有偶,朱元璋当和尚时,也用打卦卜问面对乱世自己该怎么办。他设定的问事是:若得阳卦,证明神灵让他起事;若得胜卦,则是神灵要他继续隐居不动。然后掷卦于地,得出的却是阴卦。他再次祈求得到阳卦,好出去参加义军起事。得到的依然是阴卦。于是他对神灵说:
——莫不容予倡议否?若是,则复阴之。
将杯珓掷地,果得阴卦。算是得到了一个明确答复:不宜自己倡议起事。于是他再问神灵,现在是不是该躲起来,若是,就用阳卦来回复他。然而这次打卦,却有一个立而不倒。这,就不是我前面说的阴卦,也不是阳卦,更不是胜卦。说明朱元璋消极逃避的选择,神灵也不同意。于是他再度祈祷说,既不能消极逃避,那就选择晚些时候再起事。若神灵认可,即给阴卦显灵。
这次朱元璋得到了阴卦。他也就到濠城投奔了义军。
但也有学者对宋太祖在南京高辛庙打卦求问前程一说,深表怀疑。其理由是,若赵匡胤果真在高辛庙打过杯珓。那么高辛庙将因此而香火大盛。但史书记载,后来王安石希图用变卖寺庙房地产来增加财政收入时,买家对高辛庙却只愿出十千钱,当说明高辛庙香火极为不盛。
用杯珓打卦,简单易行。占卜问事者,可以自行操作。因此,在一些人的眼里,也就认定这是形同儿戏。宋代的魏野写的《咏竹杯珓子》五言诗,就十分生动地反映了这种心态:
谁识破筠根,还同一气分。
吉凶终在我,翻覆漫劳君。
酒欲祈先酹,香临掷更焚。
吾尝学丘祷,懒把祝云云。
世间上什么人都有,不是所有的人都对占卜深信不疑。难怪占卜者总要说:“心诚则灵“。好些人总认为这是一句搪塞之词,若我们深入思考下去,易本身就是将复杂归于简单,当一个人意念专一,神情贯注,所产生的信息能量,自然会在自己的举手投足间有充分的影响反映。既有“映”,也就必有“应”。
              2013年元月8日
«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5-09 15:34:40 作者 水木罗汉 »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87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2 于: 2013-01-10 12:10:23 »
占卜与政治(九)
前面说到,宋初两个皇帝采取了收集天下谶纬书籍,以假图谶乱真图谶,严格管制精通天文地理卜筮之人的办法。这只能说明统治者对占卜所产生的政治影响,十分敬畏。
但统治者越是如此打压,民间对占卜的信任和研究就会越是活跃而隐秘。他们远离政治,远离闹市,“潜龙在渊”。在谶纬被严禁,被搅乱的情况下,另一种占卜术又在民间得到了蓬勃发展。这就是“六壬”。
《宋史·隐逸传》中有一个叫徐复的人,早年科举不利,考场失意后,潜心研究易学,对自己的命运做了一番仔细的推敲,知道自己不是从仕当官的料子,就专心研究起占卜来。苏轼的弟弟苏彻,在《龙川别志》中对徐复生平做了最为详尽的记载。其中讲到徐复最初是跟一僧人学习“六壬”。这位僧人曾经给一个在县衙里的一位差人起课算命,告诉差人将会死于闹市之中。差人自然要问为什么,僧人进一步对他说:今天夜里会有一位亲戚来到你家,亲戚坐下之后,外面的马圈里就会有一匹母马产小马驹。若产下的小马驹只有三条腿,那你就必死闹市无疑”。
后来发生的事情果如僧人所说。差人第二天一早就急急地去找僧人求解。僧人说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唯一的建议就是赶紧离开此地远行,或可解灾。差人立即向官府辞职请求回乡务农,得到允准后急忙收拾行李,从水路回乡。他已经上船后,又突然想起还必须再回去一次,复又上岸。就在上岸过程中,被人推搡落水,丧了性命。
僧人的准确预言,让徐复惊服。于是恳请僧人收自己为徒,传授六壬起课方法。僧人如实教之,徐复反复推演,始终得不出象僧人那样精准的细节,徐复再向僧人请教,僧人答曰:虽然大家起课的规则方法都是一样,但推演之妙,确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
这里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徐复后来几日继续推演琢磨,终于也得出了差人必死的结论。但始终不明夜来亲戚,母马会产下只有三条腿小马驹的信息由何而出。这里,我们诚然可以说是僧人不肯进一步教他。但我们同样可以质疑,僧人怎么没能指明差人会被人推入水中而死的细节?——这里依然有一个模糊认定的边界理论,值得我们存疑和思考。
但徐复在宋仁宗时代推演六壬占卜事物,具有很高的的应验率,让他在社会上很有名,从而得到宋仁宗的召见,则是史书有载的事实。庆历年间,宋仁宗亲自接见徐复,向他询问天时与人事,他们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
(徐复)说:“以京房《易》卦推之,今年所配年月日时,当《小过》也。刚失位而不中,其在强君德乎?”帝又问:“明年主何卦?”复曰:“《乾》卦用事。”说至九五尽而止。帝又问:“前年京师黑风,何所应?”复曰:“其应在内,豫王丧,其应也”。
宋仁宗还问了如何对待与已成心腹之患的辽国争战。徐复经过一番分析陈述,说只是大宋王朝眼前的一段凶运,会很快过去,不会有太大的妨碍。
宋仁宗很满意徐复的应答,要给徐复一个官职,徐复辞谢不受,最后赐给他一个“冲晦居士”的称号。
六壬,与遁甲、太乙并称“三式”。以六壬最为古老,从上面徐复的回答中,可以看出起于汉代京房。而京房的纳甲筮法,是把干支系统用于八卦预测之中。所以说六壬的理论基础依然是阴阳五行,与遁甲原理相通。《四库全书·《遁甲演义》提要》说:(仁宗时)壬遁之学最盛……而遁甲之学几废。究之遁通于壬,壬于人事为切,遁于天文为优”。
既然苏彻能在自己的笔记中详细记载徐复六壬占卜神验之事,那么苏彻本人,自然也对六壬有深入的研究。其实,从汉武帝把《易经》立为众经之首,成为从仕者必读之书以来,学而优则仕的官僚队伍没有不研习《易经》,从而了解并钻研其在占卜方面的效用的。
六壬占卜在宋代的盛行,还可用下面一件史实说明。
《宋史·忠义传》中记载宋末担任代州安抚副使的史抗。他曾向朝廷建议雁门关当有重兵把守,惜未被采纳。在代州被金兵包围,形势严峻之际,史抗用六壬占卜出战争结局十分惨烈。连夜招来两个儿子。对他们说:
“金兵围城,外援难至。明日城池会被攻破,我会战死。你们也难逃厄运。现在你们回去,让妻儿家眷自尽,如此,他们不会受金人之辱,你们也可以尽力杀敌。”
两个儿子(史稽古,史稽哲)痛哭答应:“愿听父命”。
第二天,代州城果然被金兵攻破,父子三人拼命抵抗,希图突围而不果,全部战死。
试想,若金兵第二天不攻城,或者攻城未破,史抗将如何向两个儿子交代?这件事足以说明六壬的确可用以预测人事,而且史抗的六壬占卜水平定然不低。
六壬占卜之术,明清两朝士大夫研习的更多。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就有这样一段文字:“本朝谶纬之书皆有厉禁,惟奇门六壬之属,人间多习之。士大夫亦有笃好且奇验者。苦不得秘本真传,徒以影响推测耳。”而明代谢肇制在《五杂俎》中对六壬更是推崇备至。说:”六壬之术若精,天下无不可测之物”,进而认为,六壬可以取代所有的卜筮方法。
《海外恸哭记》中还记述了一个叫张煌言的,十分精通六壬。他在崇祯年间,考中举人。南明王朝时期被委任为兵部左侍郎,辗转江南,坚持抗清。当带兵驻扎在东溪岭的时候,他用六壬起课占卜形势。结果是四课空陷。张煌言惊异未消,清兵就已杀到。清朝初年,张煌言带残兵剩勇隐居在一处海岛之上。七月,他派人乘船出去买粮,结果买粮人迟迟未归。张煌言夜起六壬,课兆大凶。彻夜惊恐难眠。果然因为派出买粮的人被旧部劫持,查问出张煌言藏身之处,向清军请功。清军连夜偷袭,就在当夜将张煌言捉拿并押送杭州杀害。死时年仅四十五岁。
有学者根据史抗和张煌言的遭遇,认为如此精通六壬的他们,依然于大处不能救国,于小处不能全己,从而认定即使善于知往预来,又有何用。
其实,我们不能苛求任何一种占卜,占卜始终只是一种知往预来的工具,绝对不是可以置人死生的灵符。人的祸福死生,趋利避害,不能归因于工具本身,而应归因于人类自己。                             
2013年元月10日


zerg101

  • 中级会员
  • ***
  • 帖子: 105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3 于: 2013-01-11 15:18:11 »
罗教授写的真好。 ;D ;D ;D ;D ;D ;D ;D ;D ;D ;D。为什么奇门遁甲没涉及?

越千年

  • 监理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2867
    • 查看个人资料
Re: 我在2013年的第一天
« 回复 #14 于: 2013-01-11 15:24:41 »
咯咯哒咯咯哒,母鸡抱窝还需要21天呢。
柳堤烟色染朝霞,寒风不禁百草发。
浪迹天涯亦无涯,只道煮茶话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