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憎爱赋  (阅读 5469 次)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956
    • 查看个人资料
憎爱赋
« 于: 2010-10-08 17:20:41 »
憎爱赋

富莫富于纯粹,贫莫贫于战争;贵莫贵于秀实,贱莫贱于反伤。

文章锦绣,贵马会于学堂;襟度宏阔,水火合于情性。

深谋远虑,德星居沉静之宫;术业玄微,帝座寺文章之馆。

魁罡有灵变之机,离坎乃聪明之户。贵人、禄马宜逢,劫刃、空亡可远。

长生招贵人之可爱,衰败遇小人之憎嫌。四宫溃乱兮不仁不义,五行相生兮为孝为忠。

印禄在刑冲之位,心乱身忙;日时居用库之中,忧多乐少。

日干旺而灾咎寡,财命衰而惆怅多。衣食奔波,旺处遭克;利名成败,贵地逢伤。

平生祸福,赖于日时;一岁吉凶,凭于气运。福星有气,而变动升迁;岁克运凶,而人离财散。

大运危而生百祸,流年吉以除千殃。无绝至绝,财命倾危;求生得生,名利称进。

三合、六合,逢之古重凶轻;七煞、四凶,遇之祸深福浅。

职迁官进,定因禄会之年;产置田增,必是合财之地。

岁君冲压主凶灾,大运受伤殊少吉。岁宜生运,运喜生身。三位相生,一年称遂。

财官俱旺,应显达于仕途;财食均荣,岂淹留于白屋。禄入聚生之地,富贵可知;马奔禄旺之乡,荣华可断。

欲取交关利息,须要六合相逢;时干带禄朝元,定主安然获福。月衰时旺,早岁丰肥;本重主轻,终身飘荡。

惯取市厘之利,必因旺处逢财;忽然显达成家,定是刑中见贵。主本当时,得女士以扶持;贵禄有情,因君子而叶吉。

南商北旅,定知马道之通;东贩西驰,必是车运之利。

日于困弱,伯牛敢怨苍穹;禄马衰微,颜子难逃短命。

凶莫凶于支刃,吉莫吉于干强。马劣财微,男逃女走。天罗地网,非祸横灾。

穷途逢劫,危疑必犯自刑;绝处逢财,妻子应难谐老。

大耗、小耗,多因博戏亡家;官符、死符,必主狱讼时有。

或再四柱遇绝、三命刑伤,难免徒绞之刑,终受黔面之苦;若逢五鬼,雷伤虎咬无疑;更值群凶,恶殃横死,定断女多淫贱,男必猖狂。

或间人之性情,贤思、善恶,先推贵煞旺衰,方究机巧灵变。心高者,魁罡为祸;性倾者,六合为祥。观幽闲满洒之人,遇华盖孤虚之宿;

好情势霸道之辈,犯偏官、劫刃之权。劫刃生鄙吝之理,更出机关之险。

谋略多因于壬癸,威猛必本于丙丁。甲乙顺而仁慈大量,庚辛亏而果断无刚。

孤国遇之无精神,破败逢之多疏脱。刑战者愚顽,静安者贤俊。

躁败者火盛,隐忍者金多。金水司令而相生,火土逢时而相助。

不劳心而衣食自足,不费力而家计自成。更若德神相扶,定是推尊乡里;贵禄拱位,必然台省扬名。

其所忧者福不福,其所虑者成不成。福不福者,吉处遭凶;成不成者,格局见破。伤其格则伤福,破其局则招祸。譬若苗逢秋旱而冬座空虚,在被春霜而夏果无成。

智谋虽裕,措用无成。纵有回天转轴之机,而无建功立业之遂。岂不见坏生烹鼎,范增背疽,渊明东归,子美西去,盂舆不遇。冯衍空回,买臣负薪而行歌,江革苦寒而坐读。

盖苗而不秀者有之,秀而不实者有之。更值伤败太过,一福不过整范;纵有百艺多能,难免饥寒疾苦,困于沟壑,命使其然。

欲问富贵双胜,何由得之?

莫大于铝基,莫奇于秀实。达圣达贤者,无时不有;至富至贵者,自古皆然。或生煞局之中,文高武显;或居冠带之下,业大才奇。

若此玄微,如何推测?

先论学堂之内,三奇、四福;次察格局之外,一吉、二宜。若己未,见甲子为祥;壬辰,见丁巳为瑞。壬子、丙午,主风光儒雅之人;辛酉、丙申,乃俊秀荣华之士。

阴阳全凭纯美,造化最喜相生。难辨者,日精月华;莫测者,玉堂金匾。得之者荣,遇之者贵。若论贤愚显晦,无非造化钧陶。

假若凤生于鸥,蛇化为龙;芳兰不断于蓬蒿,枯木犹生于山野。少贵老贱,初屯后亨。盖由大运之衰旺,以致富贵之变更。

格局纯而反杂,惆怅残春;运行老而得时,优游晚景。是以时有春秋,月有圆缺。尝观货荫之子,亲一丧定无聊;复见耕钓之人,运一通而殊显。多年爵禄,一旦俱休。时运至者,与时相遇。值生旺者,未必无凶。有情者通,无情者滞。有令者吉,有冲者凶。官印岁临仕途,定知进播;食、财运遇庶民,亦许荣昌。

或有少依祖父之荣,长借儿孙之贵。又有垂髦难苦,至老无依。盖因四柱之旺衰,所由大运之亨否。岂不见枯槁之木,纵逢春而不荣;茂盛之标,虽经霜而不败。时日更亏年月,定无下稍;生时旺气朝元,必有晚福。古有琢磨之玉,价值连城;世有孤立之人,自成家计。如烹炼之余而不损,岁寒之后而不凋。消息妙在变通,祸福当察衰旺。庶几知命,君子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