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阅读 165 次)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139
    • 查看个人资料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出生年或者出生日为羊的朋友,今天易情绪低落,忧虑多思。望放下无名烦恼,出门散心去。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139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 回复 #1 于: 2020-06-03 07:56:25 »
从“根红苗正”到反对派:被“六四”彻底改变的人生轨迹
1980年代末,张毅在武汉大学成人教育学院读法律。他说,学法律的人都有一种家国情怀
分享
评论

 打印

华盛顿 —
张毅是1989年6月4日下午在武汉长江大桥上被抓的。

“6月3号晚上、6月4号凌晨北京开了枪,武汉这边立马就知道了,武汉也是沸腾了,大家又全部上了街,” 张毅回忆说。

从“根红苗正”到反对派:被“六四”彻底改变的人生轨迹
 嵌入  分享
从“根红苗正”到反对派:被“六四”彻底改变的人生轨迹
 嵌入  分享
代码已经复制到剪贴板。

<iframe src="https://www.voachinese.com/embed/player/0/5446560.html?type=video" frameborder="0" scrolling="no" width="640" height="36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宽度
640
 px  高度
360
 px
分享到脸书
分享到推特
网址已复制到剪贴板

https://www.voachinese.com/a/zhang-yi-profile-20200602/5446560.html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12
0:00
 下载
31年后,被捕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下午大概5点多钟的时候,我从黄鹤楼楼下的铁路上往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头堡走,突然就围上来一群人,把我夹在中间,……几个人把我一架,嘴一蒙地就把我塞到车上。当时的场景就跟抓间谍一样。”

1989年,民众示威不仅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也蔓延到中国60多个城市,武汉是其中之一。

那年,张毅24岁,头发乌黑,目光坚定,他是武汉市自来水公司的一名电工, 刚刚读完武汉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法学院的课程。

“学法律的人都有一种家国情怀,希望这个国家越来越好,希望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幸福,希望一切运行在法治的轨道上,”张毅说。“所以我参与了反官倒、反腐败的(89民运),因为腐败和官倒和法治是格格不入的。”

和北京及中国各地的示威一样,武汉的民众抗议也被政府镇压。

1989年6月14日的《武汉晚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邓小平6月9日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 “制造谣言蛊惑人心”的张毅“锒铛入狱”的消息被刊发在一个角落。

报道说,5月4日下午,张毅冒充学生,参加在省政府门前的静坐、演讲、游行等活动,发表煽动性演讲,导致交通被封堵。他还多次鼓动人群拦堵京广线。报道引述他的话说:“铁路堵三天,全国经济就会瘫痪”。

张毅至今保留着这张泛黄的报纸,那是家人去探监时夹在衣服里偷偷带给他的。监狱的狱霸发现了,用烟头把报纸烧了一个洞。

因为参与“六四”,张毅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判刑两年。

“当时是刑讯逼供,要我交代同伙。从看守所到最后服刑的地方,他们都打了招呼的。我当年(被打得)最狠的时候,前胸后背都是紫的,头肿这么大,”他用手比划着一个大了一圈的脑袋,又说,“把我两个耳朵重度地打残了。我现在是一级残疾。”

在那个“六四”不能被提及的国度里,张毅年年纪念“六四”,坚持公民维权。2013年习近平上任后,他被当局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喝茶、短期拘押成了家常便饭。

“国保正面接触我的第一句话就说,你们家根红苗正,你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张毅告诉美国之音。

“我爷爷解放前就是地下党,我父亲14岁参加革命,”他说,“其实在这之前,我也是一个爱党爱国的热血青年,因为经历了89, 活生生就被他们逼成了一个反对派。”

2019年底,冠状病毒在武汉出现后不久,张毅和志愿者们成立了“武汉互助共济会”微信群,协调救助工作。封城期间,他不顾警方训诫,多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

1月23日,武汉封城第一天,张毅说: “ 这个国家完全乱套了。官员们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我们都是韭菜。”

3月3日, 武汉市民还在围城中煎熬时,对于疫情负有不可推卸之责的中国政府推出《大国战疫》。“我们要送给他三个字,不要脸,”张毅说,“他应该在书的后面,附上几千死亡者的名单,这样才是大国担当。”

3月10日,疫情暴发40多天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首度视察武汉,通过视频隔空慰问火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他这是千呼万唤才出来表演一下,”张毅说,“他表演他的,我们就是要活命的。”

在张毅看来,今天的中国与1989年的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官民矛盾越来越严重,言论钳制却比那时还要严重。

“现在基本上又回到文革初期了,党政不分,党领导一切,”他说。

不过,对于中国的未来,他却抱着异乎寻常的乐观。他相信,这次疫情就像前苏联那场危害世界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一样,一定会让国际社会有所警示,也会让中国内部更多有胆识,有家国情怀的人出来发声。

“当我们都不怕的时候,就该他们颤抖了,”他说。
«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03 08:09:19 作者 水木罗汉 »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139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 回复 #2 于: 2020-06-03 07:59:35 »
22岁的人生中,那些与“六四”迎面相撞的瞬间

2019年7月的一天,中国留学生德瑞可(Derrick Yu)在美国阿肯色州的一个小城打了一辆优步(Uber)。 那时,重洋之外的香港,“反送中”抗议正如火如荼。北京的耐心正在耗尽。

22岁的人生中,那些与“六四”迎面相撞的瞬间
 嵌入  分享
22岁的人生中,那些与“六四”迎面相撞的瞬间
 嵌入  分享
代码已经复制到剪贴板。

<iframe src="https://www.voachinese.com/embed/player/0/5446521.html?type=video" frameborder="0" scrolling="no" width="640" height="360" allowfullscreen></iframe>
 
宽度
640
 px  高度
360
 px
分享到脸书
分享到推特
网址已复制到剪贴板

https://www.voachinese.com/a/post-90s-generation-profile-20200602/5446521.html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21
2:11
 下载
“你认为中国政府会派坦克去香港轧那些示威者吗?”优步司机---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问德瑞可。

“目前来看应该不会,因为北京忌惮美国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他回答。

然后,那个老奶奶一字一顿地说:“我永远不会忘记天安门。”

“当时我就很震惊,美国一个非常小的城镇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都会清晰地记住天安门‘六四’,” 德瑞可对美国之音说。

德瑞可出生在1998年。他清晰地记得,自己22岁的人生中与“六四”迎面相撞的四个瞬间:

第一次是在高一的语文课堂上,那堂课的内容是“五四运动”。下课铃响前,一向板着面孔的老师突然说:“无论学生做了什么,政府不应该拿坦克去轧学生。”德瑞可说,自己是个不爱专心听讲的孩子,但那句话让他一直记到今天。

第二次是2014年在香港。寒假时他去香港旅游,正好赶上占中运动的尾声。清场前一刻,他在中环打了一辆计程车,回旺角酒店的路上,和司机大叔聊了一路:从“大逃港”到1989年港人募捐支持北京抗议学生,从“六四”后秘密营救被通缉人士的“黄雀行动”到每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纪念……

“原来‘六四’这件事情在香港人心里是一个非常沉重的坎儿,” 德瑞可说。

第三次是2016年去蒙古国的时候。 在餐厅遇到的一位长者告诉他,1989年不仅中国爆发了学生运动,整个东欧,包括蒙古国在内的前社会主义国家都发生了学运。 这些运动的诉求基本相同——呼唤民主自由,开放党禁、报禁。

他对德瑞可说。 “当时我们的学生走上了乌兰巴托的苏赫巴托尔广场,要求政府改革。我们的政府听了,你们中国的政府没有听。”

德瑞可记得,当时那位长者做了一个厌恶的表情。他说:“这样不好,不好。”

第四次是2017年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参观红色高棉纪念馆时。当地一个“嘟嘟车”(摩托计程车)司机对他说,1989年天安门抗议爆发后,他每天都会拿一个小小的收音机听广场上传来的最新消息。

德瑞可在美国读国际关系专业。“坦克人”的照片曾出现在课堂上。周围的美国同学,包括那些在他看来和89“八竿子打不着”的国际生都知道“坦克人”,唯有中国学生一脸茫然。

他意识到,“六四”是如此受人关注的事,但是在中国,大部分都忘记了。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00后更是毫不知情。

“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是含着‘红汤勺’出生的,”德瑞可说。“他们一出生,中国就已经是厉害国了。”

他对美国之音说,从这一代人有记忆起,中国就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开了奥运,要重返世界舞台之巅;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三反五反、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89“六四”、镇压法轮功,却经历了保卫钓鱼岛、南海仲裁案、制裁韩国等诸多“战狼”事件。他觉得,他们中大部分成为天然的小粉红”也就不足为怪了。

德瑞可认为,来美国读书前,他的人生轨迹和大部分中国学生没有太多不同。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早早便开始接触墙外的信息。

“我跟他们的信息源是不一样的,”他说。“用现在最流行的话讲,我们活在两个平行宇宙。”

在美国的三年里,德瑞可看到很多留学生,包括定居海外的华人,虽然人在国外,但每天还是捧着手机刷微博、微信、抖音、小红书。

“他们只是在身体上做了物理上的平移,思想和大脑还是留在了墙内,”德瑞可说。

今年的“六四”纪念日,德瑞可计划出席王丹、吾尔开希、苏晓康等89亲历者召集的网络纪念大会。他想发言谈一谈“我们这代人为什么忘记了“六四”。
«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03 08:10:36 作者 水木罗汉 »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139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 回复 #3 于: 2020-06-03 08:31:08 »
关于种族平权的抗议在美国各地持续进行,许多警察也以单膝下跪方式,对抗议群众的诉求表达支持。

在美国各地,许多警察单膝下跪并加入游行队伍,表达他们对种族平权和正义的支持。抗议者手持标语牌要求为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伸张正义。弗洛伊德5月25日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被一名白人警察用膝盖压著脖子数分钟后不幸死亡。

明尼苏达州国民警卫队军官山姆.安德鲁斯上校在圣保罗市的议会大厦外,单膝下跪向示威者致意。安德鲁斯上校宣布,士兵们将在议会大厦内直到宵禁。他对示威者说,他对乔治·弗洛伊德的死去感到遗憾,他说:“作为一个人,我感到心痛。”

安德鲁斯上校说:“我对你们的失去感到遗憾,身为明尼苏达居民,我对乔治·弗洛伊德的死感到遗憾。作为一个人,我感到心痛。昨晚我在这里和一群人交谈,他们和平地聚集在这里,表达他们的声音。今晚我们为的是同一件事。昨晚人们的其中一个诉求是要求军队军官离开,对吧?昨晚来到这里的表达声音的男女和儿童,我们听到你们的声音了,我们将退在后头,隐身在后方,你们不会看到我们。”

他接着要求群众和平集会,相互尊重。他说他们会尊重民众的集会权利以及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发言权。

安德鲁斯上校说:“我们能听见你的声音。你尊重我们,我们也会尊重,百分百维持并保护宪法保障你们和平集会的自由以及第一修正案的发言权。好吗?我先离开了,让你们进行仪式和纪念。”

在奥克拉荷马市的抗议活动周围,有警官单膝下跪,表达他们和抗议者站在一起。

警官墨菲说:“我有个31岁的儿子,还有个15岁的儿子。我必须一直和他们就这个议题进行对话。我们不是要你们离开。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错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喊停。人们大声疾呼, 我们要暂停那样的情况。让这些人留在这里,让他们留在街上,让他们表达不满,因为他们有表达愤怒的权利。”

在纽约市、洛杉矶和佛罗里达州等地,也都有民众拍下警察下跪致意的照片。

一名警官说:“如果你要我们单膝下跪,我们就和你们一起单膝下跪。因为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

一名洛杉矶警官说:“这是我们的城市,当我说这是我们的城市时,意思包括城市里所有的人。我们对在明尼阿波利斯发生的事情感到震惊。我们必须要做得更好。这是我们的城市,所以我们必须确保要照顾好我们的城市。因为如果我们摧毁了我们的城市,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在美国职业美式足球联盟等运动赛事上,有时会在赛前演奏国歌期间,见到球员以单膝下跪方式,对种族不公事件表达抗议。而在这次抗议期间,多位警察下跪表达与民众团结的信念。

弗洛伊德的死亡引发来自美国各地的愤怒声浪,特别是在总统大选即将到来,政治和种族两极分化加剧的背景下,再度点燃了近年来因警方杀死非裔美国人而屡屡爆发的抗议活动。不过在动荡的街头抗议中,仍能见到警民之间的相互支持与呼吁正义的团结信念。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139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6月3日(庚子年 辛巳月 丁丑日)
« 回复 #4 于: 2020-06-03 08:39:17 »
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涉嫌暴力执法致死,震惊世界并在美国许多地方激起强烈抗议浪潮。对于弗洛伊德之死,美国民众和一些政要纷纷表示哀悼和谴责。他的最后遗言“我无法呼吸”目前也在中国网络广为流传,引起反响。

连日来,关于弗洛伊德不幸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死亡的消息和各地民众抗议以及一些美国城市出现的打砸抢烧等暴力事件持续得到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中国官媒央视由一位女主播宣读的评论称,美国非裔男子惨死再揭美国种族主义疮疤。著名科技打假人士方舟子转推了这篇用词尖锐的电视评论但是视频里配的画面多是中国民众被人民警察或城管部门等执法人员殴打凌辱的现场录像。

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奥特加斯日前就香港事态发推表示,世界各地热爱自由的人们必须遵守法治,追究公然对香港人民违背承诺的中共。中国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随后转发了奥特加斯这条推文,并直接引用弗洛伊德的遗言说,“I can’t breathe.”(我无法呼吸)

推特上, 这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上述引语也引起了一些讥讽和案例比较。

有网友推文评论说:(黑龙江访民)徐纯合被警察打死时,华春莹呼吸顺畅,三个华人在赞比亚被杀时,她还呼吸顺畅,那么武汉人因为政府隐瞒疫情感染而死时,她呼吸照样顺畅,现在美国有人在抗议中打砸抢,她开始矫情说自己无法呼吸了。

推友王法展列举多名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死于中国警察暴力执法的中国公民指出,“美国警察执法死了一个黑人,美国人上街抗议,甚至到白宫门口去抗议。官媒引导下,一些傻B觉得美国很乱。岂不知这恰恰说明美国的人权保障。党国这样死了人,比如民工周秀云,瓜农邓正加,雷洋,徐纯合等,你去乡政府门口抗议试试?更别说去中南海了。家人被维稳,发帖被屏蔽,你可能连知道都不知道。”

还有网友把一些中国警察、城管等维稳人员野蛮执法以及香港抗议者被警察按在地上打破头部大量流血的视频片段编辑成短片上传,其中包括执法人员用腿压住一名妇女和对一名男子以胳膊锁喉的画面,与弗洛伊德被执法警察膝盖压颈的镜头作类比。

20多年前在非法囚禁中被截访人员打死的山东龙口访民李淑莲案是地方维稳人员制造的一桩命案。李淑莲的女儿李宁对美国之音记者也谈起了“我无法呼吸”这句弗洛伊德的遗言。

李淑莲因地方官员索贿不成而遭迫害后屡次到地方和北京各级政府上访将近十年,2009年中秋节前夕被酷刑折磨而死并被当局指称自己用内裤勒颈死亡,死因疑点重重,遗体仍保留。

她女儿李宁当时是中国人民大学学生,为其母伸冤而走上告状之路,迄今已逾十载。2013年3月5日,李宁在北京两会期间在天安门广场裸跪鸣冤,引起中外媒体和社会广泛关注。

李宁周二告诉美国之音,她为母伸冤告状十年,经历许多磨难,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目前在北京就医治疗,而她母亲的案子2018年底在公众舆论压力下曾移到异地重审,但重审法官依然对7名涉案官员和打手枉法轻判,认定李淑莲死于自杀,尽管被告人伪造被害人自杀假象的证据清楚。

对于美国黑人被警察涉嫌暴力执法致死的事态发展,李宁表示,对于弗洛伊德的悲剧,美国总统特朗普、许多地方官员和警官都表示悲伤,并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社会大众为其讨公道,这些让她深受感动。“民主国家处理的办法和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处理的办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李宁说。“我现在没有一丝感觉到他们提倡的安全感、幸福感,什么都没有。我现在每天就活在这种胆战心惊害怕中。”

对于弗洛伊德的那句遗言“我无法呼吸”,李宁表示甚为理解,因为她母亲李淑莲临终前经历了更加残暴的对待,之后她和家人的遭遇更加让她感同身受。“重开尸检我们找了中国泰斗级的专家,我们就发现我妈妈那时候昏迷了,真的没法呼吸了。 她真的这样被打死了。(她死后)这么长时间里面,我没办法(呼吸)。不仅是我,我爸爸、哥哥,小姨,还有我们整个家族,受到不公平待遇,都无法呼吸。”

56岁的李淑莲生前曾到山东、北京等地上访多次,均被遣返、并遭关押数月之久。据知情者介绍,2009年9月3号夜里,睡在北京一家小旅店客房的李淑莲裸身被龙口市驻京办人员带走,送回家乡东莱镇后关进一间宾馆客房改造的黑屋,直到10月3号也就是中秋节当天镇政府向她家人通知死讯。

李宁介绍说,她母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向当地官员和警方投诉挨打,死后被发现遍体鳞伤。“我妈妈被抓回去整整一个月,从被打的那一天,就跟龙口市法院的院长,公安局的,还有政法委的,全都是当官的,讲疼得不行了,她没有办法呼吸。但是,他们折磨了她30天,把她活活打死了,她就没办法呼吸了。”

李宁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市和龙口市维稳当局把她列为信访人员进行监控,手机被监听,时常受骚扰,曾在北京被维稳关押,戴过手铐。

她表示,多年来一直得到社会多方关注支持和律师大力协助,海内外媒体对她的长期维权经历和为母伸冤告状的报道,也给了她温暖和力量,让她振作精神,学习法律知识,为寻求公平正义而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