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阅读 518 次)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241
    • 查看个人资料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出生年或者出生日为马的朋友,今天易心神不定,神情恍惚,遭遇突发意外事件,忘沉着应对,冷静处之。防水火烫伤。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241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 回复 #1 于: 2020-02-15 09:13:37 »

65的麦克格里(John McGory)从没想过,他在武汉6年的生活是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草草收场。

2020年初,在江汉大学教了6年英语的麦克格里决定退休返回美国,正在他整理行装准备返美的时候,武汉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肆虐而封城。他没能跟所有朋友正式道别,便坐上撤侨的飞机匆匆离开了武汉。

在湖北科技大学学习中文教育的普里西拉(Priscilla Dickey)寒假前跟回老家过年的朋友告别时,说的还是“一个月后见”。谁也没想到,这一别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再见。

美国人邓哲菲(Jonny Dangerfield)和妻子带着三个孩子辞别了被困武汉的亲人,怀着沉重的心情登上了返回美国的飞机。 疫情之下,城市封锁,交通中断,他们曾经熟悉的武汉变了一幅模样。

回家的路曲折又漫长。因为太太只是绿卡持有者,不是美国公民,邓哲菲没有赶上第一架撤侨飞机。经过充满未知数的等待之后,全家人终于上了第三批包机的名单。有了许可证之后,他们得以上路,前往机场。

邓哲菲说:“我们都是在高速公路,没有车。开往机场的方向,基本上没有车,整个路上可能看到一两辆。对面的方向看到多一些车。但是非常的奇怪。我的岳父开车,他说一般这种情况,我都会担心堵车,现在反而没有车让我担心,现在晚上八点应该是有车的,但是现在却没有车。感觉有点恐怖。”

普里西拉前往机场的路也颇费周折。她和女儿是第二批撤侨人员。由于一般私家车不能上路,她们差点没能找到去机场的车。通过她所在学校的帮助找到车一路飞奔到机场后,在那里接受了一次健康检查,接着迎来的是单调的等待。

她说:“我们4日下午6点到了机场,本来应该晚上10点登机,结果等到5日早晨8点才起飞。

美国的包机是货机改装的。

美国撤侨飞机由货机改造而成,没有窗户也没有空乘人员。外交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为乘客发放饮料食品,定时测试体温。(Priscilla Dickey拍摄)
美国撤侨飞机由货机改造而成,没有窗户也没有空乘人员。外交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为乘客发放饮料食品,定时测试体温。(Priscilla Dickey拍摄)
邓哲菲说:“飞机没有窗户,就是一个货机的感觉,没有广播。如果有颠簸,前面的蓝色的灯就会一闪一闪,非常恐怖。飞机上当然也没有什么Wifi,但是他们给我们吃的也都是蛮好的。而且机上没有空乘人员,都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他们心情也很好,还在搞笑啊。飞机上大概200多人,没有人在抱怨,大家都很感激能够上这个飞机,就算等了很长时间。终于到了美国的空军基地,我们也都非常开心。”

安定下来的他们回顾在武汉封城,交通中断后的生活,不免唏嘘。

麦克格里回忆说:“在我的公寓的步行距离内有一个沃尔玛,所以我们会去那里,你得先量体温,然后他们才让你进入。他们有不错的物资供应。任何东西都不存在短缺。但是,提着三四十磅的东西,走大约一英里半。那是最难的事情。”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Priscilla Dickey和她的女儿最近搭乘美国政府派出的撤侨飞机从武汉返回美国。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离开武汉她觉得有点内疚因为我们能够逃脱病毒,而其他人则无法选择。

 Embedded video
974
9:29 AM - Feb 11, 2020
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456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普里西拉说:“药店实际变成了免下车服务,他们不让你进药店。你得站在外面,等他们把药拿给你。”

回到美国,虽然还是在军事基地进行隔离,但他们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而对仍然在疫情区的朋友的担忧涌上心头,他们是不是健康安全?他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武汉出生和长大的韦女士由于不是美国公民,不符合上第一架撤侨包机的条件。从第二批撤侨包机开始,持有绿卡者也符合撤侨条件。韦女士赶上了第二批包机。目前在美军基地隔离的她说,现在的武汉让她很痛心。

她说: “我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我看到我出生长大到17岁的城市变成这个样子真的很伤心,觉得很无辜。如果说现在死亡人数是900多个,那不光是900多条人命,那是900多个家庭。很多很无辜的人都牵扯进来了。”

麦克格里说,仓促之下,他都没能跟朋友好好道别。“我最后见到的人是一个叫丽莎的女士,这是她的英文名字。她是中国人,她有点像我住的公寓楼的看门人。所以我看见她,把钥匙给了她。而且,你知道,中国人不太喜欢拥抱,但我说,给我一个拥抱吧。我给她一个拥抱。她英语说得不好。她只是说,我爱你。我听了就哭了。我有点崩溃。我觉得离开我的朋友很伤心。他们仍然生活在疫情之中,你知道,他们每天的生活更靠近疫情,因为人们在生病,有人死亡。我有朋友告诉我,她爸爸有三个朋友死了,另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认识的一个人死了。所以,这都是切肤之痛。而且,这些人是我关心的人。所以,这让我觉得(伤心),还有其他人,他们都很害怕。”

普里西拉8岁的女儿赫敏·迪基出生在湖北十堰,她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是在武汉度过的。那里几乎承载了她所有的童年回忆。

她说: “我很想念我的朋友。他们有些是中国人,有些是美国人。离开他们,离开武汉让我有些伤心。”

普里西拉甚至为不能帮助还困在武汉的朋友而感到内疚。

她说:“我之所以感到内疚,是因为我们能够躲避病毒,而其他人,他们没有选择。中国人他们没有选择,他们不得不去面对。他们正在尽其所能面对疫情。他们努力在最坏的情况下争取最好的结果。我为此感到很伤心。你知道我没法帮他们。“

武汉爆发的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仅使困在武汉的人与外界隔绝,也引起了其他地方的人对身边的武汉人、湖北人甚至中国人的一些排挤举动。

武汉土生土长的韦女士感同身受。

她说: “那些被关在武汉外面的,无家可归的武汉人,受到了可以说是虐待。那些人被打,车胎被戳破,不给他们住,不给他们吃。真的很糟糕。“

邓哲菲家住亚利桑那州,他说,他在那里也感受到了这种歧视。

他说:“你说湖北这两个字,人们就离你100米远,不想碰你。这种歧视让我很担心。最早是我老婆在美国的一个妈妈微信群里,都是来自中国的妈妈们,她们就开始发各种各样的评论,基本上就是骂湖北人和武汉人。他们听到亚利桑那,就是我们在美国的家,有一个病例,就一个,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附近。他们就说‘他为什么来美国,为什么没留在中国,太不负责任了。’开始各种各样骂这个人。然后我老婆就在那个群里出现,说‘大家好,我是武汉人。’让他们淡定下来。就是说其实我们也是人,我们不是有病的怪物。我们和你们一样,我们也很担心这个,也在做足够的安全措施。”

虽然离别仓促,但是,缘未尽,情未了。普里西拉说,她在湖北科技大学还有一些课程没有修完。疫情平息后,她会继续回到校园完成学业。

麦克格里已经开始了他的退休生活。他说,这次在武汉的经历给以后的写作和演讲提供了素材。

邓哲菲说,这次的经历是他教育孩子的宝贵财富。他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医疗危机教育孩子,面对灾难不能慌乱,要成为人群中冷静镇定的力量。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241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 回复 #2 于: 2020-02-15 09:25:15 »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星期五(2月14日)在德国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远离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她指责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破坏普世价值观并输出“数字专制”,敦促各国不要出于经济上的便利而壮大习近平的胆量。中国人大外事官员傅莹当场反驳佩洛西说,一家华为公司就引起畏惧,难道西方民主制度如此“脆弱”?佩洛西回答说:“我们不想模仿中国的制度”。

佩洛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一次活动上发表了评论。这是由世界各国外交和安全领域的领袖参加的年度会议。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星期五(2月14日)在德国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远离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她指责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破坏普世价值观并输出“数字专制”,敦促各国不要出于经济上的便利而壮大习近平的胆量。https://bit.ly/2UUK3PM

 Embedded video
493
6:30 AM - Feb 15, 2020
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201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这位美国最高立法官员说:“中国正试图通过其电信巨头输出其数字专制,威胁对那些不接受他们的技术的人实行经济报复。美国通过把华为纳入我们的实体名单限制其与美国公司交易而承认它是国家安全威胁。各国不能为了财务上的方便而把我们的电信基础设施拱手让给中国。在习破坏民主价值观、人权、经济独立和国家安全之际,这种欠考虑的让步只能让他更加大胆。”

她还说,侵略有各种形式,包括对别国的侵略和经济侵略,而“由一个并不跟我们同享价值观的专制政府主宰5G通信线路,这是最阴险的侵略形式”。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傅莹当场向佩洛西发问。她首先提到佩洛西曾经对中国的“成功”访问以及双方“建设性的对话”。

紧接着,曾任中国副外长的傅莹话锋一转质问道:“就我所知,世界运作的方式是,技术是一种工具,自从中国40年前开始改革后,引入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技术,微软、IBM、亚马逊,他们在中国都很活跃。自从我们开始1G、2G、3G和4G以后,所有的技术都来自西方发达国家,而中国保持了它的政治体制,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取得了成功,没有受到技术的威胁。可为什么如果把华为技术引入西方国家的5G,就会威胁政治制度呢?您真的认为民主制度这么脆弱,华为区区一家高科技公司就能威胁到它?”

傅莹的挑战式提问引来了观众席中的掌声。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2月14日在德国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远离中国电信巨头 #华为 。中国人大外事官员傅莹当场反驳佩洛西说,一家华为公司就引起畏惧,难道西方民主制度如此“脆弱”?佩洛西回答说:“我们不想模仿中国的制度”。 https://bit.ly/2UUK3PM

 Embedded video
835
7:25 AM - Feb 15, 2020
Twitter Ads info and privacy
566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佩洛西回答说:“对在座鼓掌的人,我要说,华为是通过逆向模仿美国的创新技术起家的。这是他们起家的主要方式之一。所以是的,我们知道华为所拥有的能力。我们不想模仿中国的制度。我们不想逮捕数百万维吾尔人、威胁西藏文化和宗教信仰,破坏香港民主,等等。所以这不是‘我们有华为、我们有自己的模式,为什么害怕华为?’的问题。我们懂得技术的力量。我要说,30年来我一直在贸易以及知识产权等各个问题上关注着中国。我可以毫不含糊、毫不犹豫地告诉你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要非常小心,除非你最后想有一个跟中国一样的社会或经济,这不是自由企业模式。我这么说是带着对中国的友谊。我访问你们的时候,谈论的是气候问题。中国走在前沿,在气候问题上做着很多很棒的事情,而且是以很多我无法详述的方式。所以,我们在那项领域一道共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忽视中国仍在持续并且正在加大的压制。我再次要说,如果想让信息自由流通,如果想建里一套集体价值观意识、尊重人权,等等,就不要靠近华为!相反,让我们进行国际化,一道建立一个事关信息自由的系统。”

佩洛西的这番话反映了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在华为问题上的高度团结。特朗普行政当局的高层官员最近一直在大力敦促欧洲盟国避免在建设5G网络时使用华为设备。佩洛西议长在政治上与特朗普总统针锋相对并主导了弹劾总统。但是她说,在华为问题上,她与特朗普政府的观点一致。

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也参加本届慕尼黑安全会议。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241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 回复 #3 于: 2020-02-15 09:39:17 »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号召中国国民打一场“人民战争”,来遏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扩散。北京星期四还撤换了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与武汉市的领导人,试图平息民众对政府抗击疫情不力的愤怒。

中国问题专家认为,这次的疫情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中共所面临的最大执政危机,其严重程度甚至会超过天安门事件。但是在疫情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以及习近平治理中国的方式的问题上,专家有不同的解读。

疫情引发湖北官场大地震,中央找替罪羊?

中国正在打一场“人民战争”,来对付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这个病毒不仅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也打掉了不少中国官员的乌纱帽。除了此前湖北省一些地方卫生官员被免职以外,中国官媒13日宣布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担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担任武汉市委书记。

湖北省和武汉市的这两位一把手是在中国民众普遍感到愤怒并质疑政府在疫情初期压制信息并惩罚那些公开疫情的人之际被撤换的。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或许能够减缓一些民众的怒气,因为中共官员因为不称职而被问责并不多见。

不过,很多人认为,湖北与武汉的官员被撤换表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积极的把民众对政府抗击疫情不力的指责从中央转移到地方官员身上。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力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这很显然是习近平的举动。他说,“这事关重大,习近平需要时间来寻找合适的人选,以挽回湖北和武汉的局面。”

易明:能否阻止民怨取决于危机持续的时间

中国问题专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认为,这种找替罪羊的做法是否足以阻止中国民众将愤怒转向习近平和其他最高领导人,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危机持续多长时间。

在她看来,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以及代价越来越高,政府可能难以怪罪于他人,而这可能损害习近平和中共的信誉。她认为,习近平在整个危机中一直保持相对低调特别能说明问题。

疫情爆发后,尤其是在被称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感染病毒丧生后,很多中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当局的不满与愤怒,尽管这些帖文很快在网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国著名敢言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了“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的文章,痛陈当权者“无耻之尤,民心丧尽”。另一位中国知识分子许志永则发表劝退书,要求习近平让位。

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也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2月4日,就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发表讲话之前,一名中国男子站起来喊道, “习近平,下台!” 这个人随即被保安带出会场。

事实上,习近平本人也很清楚他所面临的挑战。他在2月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说,疫情“对中国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形成重大考验”。

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已经导致一千三百多人死亡,是2003年死于非典人数的两倍。可以预见的是,死亡人数还会进一步攀升。疫情也导致中国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哈斯:疫情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长远影响在政治上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会长哈斯(Richard Haass)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除了人员死亡造成的悲剧以外,病毒带来的最即时的影响大部分是在经济方面。目前不清楚疫情最终对中国经济会带来多大的冲击,而更为长远的影响将是疫情对中国政治带来的影响。

担任过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的哈斯在文章中写道,“当代中国的政治合法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表现。中国民众愿意接受对他们施加的人身和政治自由的限制,以换取一个能够改善生活水平的制度。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放缓,这意味着一个不怎么理想的状况正在迅速恶化。”

哈斯指出,湖北省的官员在疫情爆发之初不敢承担责任而是等待中央的指示,结果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不过他认为,地方官员的这种表现是习近平集权带来的后果。

他说,“这种瘫痪是习近平巩固权力的结果,它导致省级官员在没有中央领导首肯的情况下无法或不愿行使权力。习近平的标志性反腐败运动,可以说是更多的政治清洗,在许多情况下用党的忠诚分子代替了有能力的技术专家。”

哈斯说,威权制度的一个特点是很难承认错误然后自我纠正,而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的教科书案例。

哈斯:危机是习与中共的最大挑战,可能超过天安门事件

做过老布什总统助理的哈斯告诫外界不要低估中国应对挑战的能力。他说,在经历了最初的问题之后,中国已经显示出其动员资源的独特能力。

不过在他看来,冠状病毒已经成为习近平的最大挑战,因为习定于一尊,手上集中的权力是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以来所未见的,因此在出了问题后,他很难让他人承担责任。

哈斯还认为,除非中国当局能够很快的遏制疫情,控制局面,恢复经济增长,否则这次危机也将是中共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而且还可能成为比天安门事件更为严重的危机,因为“眼下的问题不是成千上万的学生要求改革,而是数百万公民要求官员具备基本的办事能力”。

他说,当人们感到绝望时,他们会做出绝望的事情。

哈斯:病毒可能影响中国崛起,从而改变外界对中国的看法

哈斯认为,这次的疫情最终会出现什么情况目前还不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病毒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 - 即使没有的话,它也应该改变我们对中国的看法,包括外界对中国的思考方式。

他说,“几乎所有有关中国的文章和言论都以中国继续崛起为前提,但是假定中国的经济会持续稳定的增长下去则忽视了中国的历史。”

在他看来,中国有出现政治不稳定的可能,因为中国是一个脆弱的体制。

美国应该为中国的崛起受到干扰做准备

哈斯认为,美国政府需要为中国的崛起受到干扰的可能制定预案。

他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由习近平领导的中国转向民粹主义,通过向台湾或是香港施加压力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或者,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习近平的权力受到挑战,中国在政治动荡中向内转向。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可能导致什么结果是未知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不能假设中国的未来会像它的过去一样。

林和立:疫情已经损害了习近平的权威与声誉

在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中国研究中心担任客座教授的林和立也认为,这次的疫情已经影响了习近平的权威与声誉。

在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担任高级研究员的林和立在基金会网站上撰文说,北京忧虑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冲击,但中共领导人更担心的是国家权力的可持续性和北京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要看习近平的表现,但是北京未能遏制病毒的惊人传播表明习面临着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这位长期关注中国政治问题的专家认为,已经扩散到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病毒是中国的软实力自改革开放40多年来遭受的最严重打击。

他在文章中说,“冠状病毒的威胁使‘黄祸’和‘中国威胁论’的幽灵卷土重来,损害中国的对外关系。”

林和立还认为,受疫情影响,中国与外部世界做生意的能力以及至少短期内与主要西方国家进行高级别学术与其他研究项目的停止反过来也会影响中国的硬实力。

陆克文:危机是习面临的最大挑战,但不会改变他治理中国的方式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也认为,这次的危机是在中国拥有近乎绝对政治权力的习近平2012年成为中共总书记以来所面临的单一的最大挑战。

自一月份以来,尽管可以说只有一个专制政权才可以采用中国试图控制这种病毒的严厉措施,但是在陆克文看来,危机过后,习近平仍然会按照他的世界观以及国家发展议程来治理中国,任何其他方面,包括国内的危机管理,都必须服从这个大局。

目前是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所长的陆克文在《评论汇编》(Project Syndicate) 网站上发表文章说:“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这些措施最终是否有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的危机,一旦解决,将不会改变中国未来的治理方式。”

陆克文:由习近平的世界观所决定

他说,要理解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必须考虑习在实现他的梦想-让中国成为未来的世界强国-时所遵循的基本世界观。

陆克文认为,习近平的世界观可以体现在他的十大优先考虑上:一是维持中共的统治;二是维护国家统一;三是发展经济;四是把环境的可持续性纳入到中国的增长考量中;五是扩军强军,实现军队现代化,打造一支能打胜仗的强大军队;六是与中国14个邻国和6个海上邻国建立友好(如果可能的话)顺从的关系; 七是在东部海域把美国推回到从日本列岛到关岛再到菲律宾东部的“第二岛链”,并尽可能的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盟友关系;八是搞定中国西部大陆的边缘地区,把欧亚大陆变成中国商品、服务、技术和关键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市场;九是把亚非拉地区发展成中国潜在的市场;第十是重塑全球秩序,使之更符合中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这位中国通指出,在中共高层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习近平的这个世界观。事实上,在中国偏离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永不出头”的长期战略时把手伸得太长的问题上,有很多内部的分歧和争论。他说,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些争论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2022年召开中共第二十大会议前夕,中共在是否延长习的任期这个关键性问题上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4241
    • 查看个人资料
Re: 2020年2月15日(庚子年 戊寅月 戊子日)
« 回复 #4 于: 2020-02-15 09:58:50 »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号召中国国民打一场“人民战争”,来遏制新冠病毒疫情的扩散。北京星期四还撤换了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与武汉市的领导人,试图平息民众对政府抗击疫情不力的愤怒。

中国问题专家认为,这次的疫情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中共所面临的最大执政危机,其严重程度甚至会超过天安门事件。但是在疫情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以及习近平治理中国的方式的问题上,专家有不同的解读。

疫情引发湖北官场大地震,中央找替罪羊?

中国正在打一场“人民战争”,来对付致命的新冠病毒疫情。这个病毒不仅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也打掉了不少中国官员的乌纱帽。除了此前湖北省一些地方卫生官员被免职以外,中国官媒13日宣布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担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担任武汉市委书记。

湖北省和武汉市的这两位一把手是在中国民众普遍感到愤怒并质疑政府在疫情初期压制信息并惩罚那些公开疫情的人之际被撤换的。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或许能够减缓一些民众的怒气,因为中共官员因为不称职而被问责并不多见。

不过,很多人认为,湖北与武汉的官员被撤换表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积极的把民众对政府抗击疫情不力的指责从中央转移到地方官员身上。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力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这很显然是习近平的举动。他说,“这事关重大,习近平需要时间来寻找合适的人选,以挽回湖北和武汉的局面。”

易明:能否阻止民怨取决于危机持续的时间

中国问题专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认为,这种找替罪羊的做法是否足以阻止中国民众将愤怒转向习近平和其他最高领导人,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危机持续多长时间。

在她看来,随着死亡人数的增加以及代价越来越高,政府可能难以怪罪于他人,而这可能损害习近平和中共的信誉。她认为,习近平在整个危机中一直保持相对低调特别能说明问题。

疫情爆发后,尤其是在被称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感染病毒丧生后,很多中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当局的不满与愤怒,尽管这些帖文很快在网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国著名敢言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发表了“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的文章,痛陈当权者“无耻之尤,民心丧尽”。另一位中国知识分子许志永则发表劝退书,要求习近平让位。

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也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2月4日,就在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发表讲话之前,一名中国男子站起来喊道, “习近平,下台!” 这个人随即被保安带出会场。

事实上,习近平本人也很清楚他所面临的挑战。他在2月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说,疫情“对中国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形成重大考验”。

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已经导致一千三百多人死亡,是2003年死于非典人数的两倍。可以预见的是,死亡人数还会进一步攀升。疫情也导致中国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哈斯:疫情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长远影响在政治上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会长哈斯(Richard Haass)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说,除了人员死亡造成的悲剧以外,病毒带来的最即时的影响大部分是在经济方面。目前不清楚疫情最终对中国经济会带来多大的冲击,而更为长远的影响将是疫情对中国政治带来的影响。

担任过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的哈斯在文章中写道,“当代中国的政治合法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表现。中国民众愿意接受对他们施加的人身和政治自由的限制,以换取一个能够改善生活水平的制度。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放缓,这意味着一个不怎么理想的状况正在迅速恶化。”

哈斯指出,湖北省的官员在疫情爆发之初不敢承担责任而是等待中央的指示,结果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不过他认为,地方官员的这种表现是习近平集权带来的后果。

他说,“这种瘫痪是习近平巩固权力的结果,它导致省级官员在没有中央领导首肯的情况下无法或不愿行使权力。习近平的标志性反腐败运动,可以说是更多的政治清洗,在许多情况下用党的忠诚分子代替了有能力的技术专家。”

哈斯说,威权制度的一个特点是很难承认错误然后自我纠正,而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的教科书案例。

哈斯:危机是习与中共的最大挑战,可能超过天安门事件

做过老布什总统助理的哈斯告诫外界不要低估中国应对挑战的能力。他说,在经历了最初的问题之后,中国已经显示出其动员资源的独特能力。

不过在他看来,冠状病毒已经成为习近平的最大挑战,因为习定于一尊,手上集中的权力是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以来所未见的,因此在出了问题后,他很难让他人承担责任。

哈斯还认为,除非中国当局能够很快的遏制疫情,控制局面,恢复经济增长,否则这次危机也将是中共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而且还可能成为比天安门事件更为严重的危机,因为“眼下的问题不是成千上万的学生要求改革,而是数百万公民要求官员具备基本的办事能力”。

他说,当人们感到绝望时,他们会做出绝望的事情。

哈斯:病毒可能影响中国崛起,从而改变外界对中国的看法

哈斯认为,这次的疫情最终会出现什么情况目前还不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病毒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 - 即使没有的话,它也应该改变我们对中国的看法,包括外界对中国的思考方式。

他说,“几乎所有有关中国的文章和言论都以中国继续崛起为前提,但是假定中国的经济会持续稳定的增长下去则忽视了中国的历史。”

在他看来,中国有出现政治不稳定的可能,因为中国是一个脆弱的体制。

美国应该为中国的崛起受到干扰做准备

哈斯认为,美国政府需要为中国的崛起受到干扰的可能制定预案。

他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由习近平领导的中国转向民粹主义,通过向台湾或是香港施加压力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或者,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习近平的权力受到挑战,中国在政治动荡中向内转向。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可能导致什么结果是未知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不能假设中国的未来会像它的过去一样。

林和立:疫情已经损害了习近平的权威与声誉

在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中国研究中心担任客座教授的林和立也认为,这次的疫情已经影响了习近平的权威与声誉。

在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担任高级研究员的林和立在基金会网站上撰文说,北京忧虑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冲击,但中共领导人更担心的是国家权力的可持续性和北京维护社会稳定的能力。他们能否做到这一点很大程度上要看习近平的表现,但是北京未能遏制病毒的惊人传播表明习面临着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这位长期关注中国政治问题的专家认为,已经扩散到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的病毒是中国的软实力自改革开放40多年来遭受的最严重打击。

他在文章中说,“冠状病毒的威胁使‘黄祸’和‘中国威胁论’的幽灵卷土重来,损害中国的对外关系。”

林和立还认为,受疫情影响,中国与外部世界做生意的能力以及至少短期内与主要西方国家进行高级别学术与其他研究项目的停止反过来也会影响中国的硬实力。

陆克文:危机是习面临的最大挑战,但不会改变他治理中国的方式

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也认为,这次的危机是在中国拥有近乎绝对政治权力的习近平2012年成为中共总书记以来所面临的单一的最大挑战。

自一月份以来,尽管可以说只有一个专制政权才可以采用中国试图控制这种病毒的严厉措施,但是在陆克文看来,危机过后,习近平仍然会按照他的世界观以及国家发展议程来治理中国,任何其他方面,包括国内的危机管理,都必须服从这个大局。

目前是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所长的陆克文在《评论汇编》(Project Syndicate) 网站上发表文章说:“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这些措施最终是否有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的危机,一旦解决,将不会改变中国未来的治理方式。”

陆克文:由习近平的世界观所决定

他说,要理解这其中的原因,我们必须考虑习在实现他的梦想-让中国成为未来的世界强国-时所遵循的基本世界观。

陆克文认为,习近平的世界观可以体现在他的十大优先考虑上:一是维持中共的统治;二是维护国家统一;三是发展经济;四是把环境的可持续性纳入到中国的增长考量中;五是扩军强军,实现军队现代化,打造一支能打胜仗的强大军队;六是与中国14个邻国和6个海上邻国建立友好(如果可能的话)顺从的关系; 七是在东部海域把美国推回到从日本列岛到关岛再到菲律宾东部的“第二岛链”,并尽可能的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盟友关系;八是搞定中国西部大陆的边缘地区,把欧亚大陆变成中国商品、服务、技术和关键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市场;九是把亚非拉地区发展成中国潜在的市场;第十是重塑全球秩序,使之更符合中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这位中国通指出,在中共高层中,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习近平的这个世界观。事实上,在中国偏离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永不出头”的长期战略时把手伸得太长的问题上,有很多内部的分歧和争论。他说,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些争论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2022年召开中共第二十大会议前夕,中共在是否延长习的任期这个关键性问题上做出什么样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