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奇妙的时间音符——吹哨人之死  (阅读 3679 次)

水木罗汉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5956
    • 查看个人资料
奇妙的时间音符——吹哨人之死
« 于: 2020-02-08 10:00:41 »
奇妙的时间音符
我是研究时间与生命的关系的,通过几十年实践研究,我对《易经》“悔吝生乎动”的说法,已深信不疑。尽管如此,面临世间人事,依然会孜孜以求。
被誉为武汉疫情“吹哨人”的眼科医生李文亮先生,媒体报道已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这个世间的干支历表达为:
庚子
戊寅
庚辰
丁丑
10岁起运:己卯、庚辰、辛巳
这个时间的干支成像为:
第一,庚金日元代表李文亮先生,坐于辰,古典命籍将这一日定为魁罡日。读过《水浒传》的朋友肯定知道,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施耐庵说他们是天上三十二天罡,七十二地煞下凡。古典命籍说在魁罡日出生的人,就具有“性格聪明,文章振发,临事果断,刚直不阿”的个性。
第二,庚辰日主在寅月令,寅为他所在的单位,寅为驿马,这个单位必然是在交通便利的九州通衢。
第三,庚金临寅处于绝地。说明李医生在单位不得领导欣赏看好。他本是眼科医生,2020年元月1日被武汉警方传唤,成为八名造谣者之一,还写了悔过检讨书。回到单位,从眼科派到了呼吸科。眼科医生看呼吸道疾病肯定是外行,领导要他到抗击病毒一线戴罪立功的意图,也就相当明显。
第四,时柱丁丑,由于丁火透干,让庚金日主面临着暗有丙火偏官在后面督阵,前有为正义而战的丁火正官呼唤。李医生面对这种所用非所学的工作安排,毫无怨言,真正体现了魁罡特性:明知山有虎,仍向虎山行的英雄本色。

让我对李医生之死进行研究,还因为李医生同事介绍,他从2月5日起开始病情恶化。2月6日与友人通话时,自述胸闷、喘不过气,氧饱和度只有85.。2月6日晚19点多,进入抢救室。21点30分左右实际已经停止心跳,医院最后上了ECOM(人工膜肺),最后结果是抢救无效。按这个生命体征已经停止的时间干支成像,则为:
庚子
戊寅
己卯
乙亥
10岁起运:己卯、庚辰、辛巳
这个干支成像显示的意蕴是:
第一,己土日元代表李医生,坐支卯木偏官,表明他的确是有一技之长之人。
第二,己土面临月令地支寅,说明李医生从小接受的家教,就是要他做一个正直不阿之人。在工作中也是一个很守纪律,服从领导安排,不调皮捣蛋之人。
第三,我对李医生素未谋面,对他毫无直接了解。但从这个干支成像,我大胆断他在治疗人各种眼疾时,青光眼,视网膜模糊等,很有可能是就他的强项。
第四,日时亥卯半三合木局,时干乙木透出,乙木坐亥临死地。说明,他最后是因肝功衰竭而死。
第五,整个命局,官杀大旺过度而成杀,古典命籍对此,曾有断言,如此组合之人易遭恶死。
第六,2020年李医生34岁,正风华正茂,年富力强。刚进入34岁即遭此厄运,是病毒加害,还是遇上了狂妄自大、忠言逆耳之小人?

若从官方公布的时间看,时柱正气官星透干,我相信李医生肯定能得到正名,民间认定他不是造谣者,而是疫情已来的“吹哨人”。这个认定,我敢断言,政府必会认同。但值得大家注意的是,丁火正官自坐的丑地,既是庚金日元之墓,也是丁火正官之墓。他的人生,让他被公安开始以“造谣”臭名传播海内,现又因成为疫情第一“吹哨人”之令名,响彻寰宇。无论臭名也好,令名也罢,最终都将和他一起埋入地下……
神州大地,需要更多的李文亮,需要更多的“吹哨人”!
                                 2020年2月7日星期五

小轻

  • 高级会员
  • ****
  • 帖子: 475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奇妙的时间音符——吹哨人之死
« 回复 #1 于: 2020-02-11 01:12:03 »
更想知道,8位所谓的造谣者,有没有呼吸科的医生呢?李医生是眼科,我还知道一位谢医生,是肿瘤科。求证。

万事顺意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053
    • 查看个人资料
Re: 奇妙的时间音符——吹哨人之死
« 回复 #2 于: 2020-02-14 12:48:00 »
雷神山和火神山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神”字,古字形是由表示祭台的“示”字和表示雷电的“申”字构成。神字的本义是天神,象征着吉祥、威力和正义,也寄托着人们的愿望、幸福和慰藉。“神”的观念源于原始社会时期,起初由人对死亡恐惧而建立,人力所不能及的事与物,皆被神化。

随着社会发达,人对神的形象,由恐惧、敬畏、慈爱,再者只是一种精神的形象;现代社会,很多被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人类相继地都实现了,人再没有恐惧神,神亦变得不可怕,进而神的存在开始被质疑,部份人开始由信仰主义变成物质主义。

《易经》第五十五卦有:雷火丰 【卦文】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电闪雷鸣,是上天垂示的重大天象。君子观此卦象,有感于电光雷鸣的精明和威严,从而裁断讼狱,施行刑罚。电闪雷鸣,成就巨大,喻达到顶峰,如日中天。告戒我们,一切应保持适度,切记物极必反。运势正强,谋事可成,名利双收,但不宜过贪,要知足常乐,谨防乐极生悲,损财甚至火险。

震木在上,离火在下,这也是“木火通明”之象。从天象上说,雷动于上而电现于下。从人事上说,只有以道德文明(离火)为基础(在下),才能向外运动(震雷)成就真正的“丰”。老子所说,“修之于国,其德乃丰。”就是这个意思。

400多年前,李时珍就把野味的真相说透了,可惜时至今日,有人不听老人言!滥捕食野生动物肉类,从而染上疾病这件事,激怒了天神而降疾,这是源于天灾还是人祸?

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诸鸟有毒”,“凡鸟自死目不闭,自死足不伸,白鸟玄首,玄鸟白首,三足、四距、六指、四翼,异形异色,皆不可食,食之杀人”。孔雀: “肉性味咸、凉,有小毒,人食其肉者,食后服药必无效”;乌鸦: “肉涩臭不可食,食其肉及卵,令人昏忘”;啄木鸟,“因食百虫,肉有毒,不可食”。

《本草纲目》中还有关于水禽类,兽类和鳞虫类动物有毒的记载,包括穿山甲、豪猪、野马、豹子、黄鼠狼、蜗牛、山蛤蟆、天螺等等的详述。更有人借着林业局出台的《关于促进野生动物可持续发展的指导纲要》,包括梅花鹿、非洲驼鸟、野猪、海狸鼠、水貂、狐狸、狍子等在内的54种陆生野生动物,利用商业性经营驯养繁殖技术,人工饲养可以合法地进入餐馆,然后被宰杀摆上人们的餐桌,成为人们口中美食。吃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有如此合法的金字招牌,表面合法经营的背后,能保护“正宗”动物生存权吗?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同学微信群发布患者诊断报告,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初步确定为冠状病毒感染,但具体分型未知,并提示“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1月11日发热,12日住院。2月1日,李文亮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其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2月6日,李文亮病逝,年仅34岁。

我想起了1月29日发布的,钟南山答新华社记者问,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源自哪里?有研究说首例感染者并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钟南山回答:你怎么知道第一例没有接触这个海鲜市场就不是因为这个病毒?人们发现的第一例并不等于先前没有这样的病人。从流行病学来看,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与2017年发现的一种蝙蝠上的病毒是同源的。它是通过一个中间贮主传染给人。就像SARS出现在广东,它是通过其中间贮主,比如食肉类猫科动物,代表是果子狸。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还有一个中间贮主,我们正通过全基因检测在各种各样动物上寻找,看看有没有高度的同源性,这个中间贮主从目前看估计可能还是某类野生动物。

其实,很多的时候,我们总认为病毒离我们很远,各种飞禽走兽都成为舌尖下的美食,果子狸,蚯蚓,蝗虫,甚至连“毒王”蝙蝠都能够下的了口,还有什么是我们不敢吃的呢?但在这个世界,人与自然本该是和谐的,现在自然界的动物被相继捕杀食用,迟早有一天人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今的肺炎疫情,再一次验证了,我们要对口腹之欲有所节制,避免食用贩卖野生动物招来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