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回应张双南先生关于什么是科学的演讲——回海伦女士  (阅读 114 次)

三年书生

  • 管理员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1977
    • 查看个人资料
海伦,早上好!前天去了“跑马溜溜的山上”,昨天下午回的乐山。今早醒来,打开手机即看到你发来的微信。很有情致地听了张双南教授以西方天文学为背景做的“什么是科学”的演讲。以及你转发朋友圈一些朋友的看法。下面是我的发言,也可看成是我对张教授演讲的pk。
第一,张先生演讲的主题是”什么是科学“,但张教授直到最后,却没有给“什么是科学”作出明晰的定义性回答。这让我想起了,本世纪初我曾经在山东大学网站上发过一篇《我为何祚庥院士讲什么是科学》的文字。那是何祚庥院士与方舟子讲师互为呼应反对中医声音最高的时候。我很不客气地在文中把何祚庥院士称作小学生,为其上“什么是科学”的科普课。
同样,当我听到张双南先生说他看到“天人合一”、“阴阳五行”要作为中国公民科学素养之一时,竟然连说了三个“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时,就知道,我又要对这位留洋回来的大教授上《什么是科学》这堂本该在小学就该听好了的课。尽管他今天演讲的主题就是《什么是科学》。
第二,张教授直到演讲结束,都没能说清楚“科学”一词的中文含义,及其历史演变。这就是他的演讲不能说服我的地方,而这,恰好是写研究生论文,亦或西方科学家也十分忌讳的严重立论逻辑错误。
张教授应该知道,他在中学学习的理科科目,是清朝末年开展洋务运动后才逐渐从西方引进的。诸如物理、化学、动物、植物等等,《物理》最初翻译成“格物致知”。张教授恐怕还不知道,中文最初是“一字一词”。因此现在我们说的”科学“,在当时要分开理解:科:是分类、分科的意思,学是学习,学习又包含学和问两个维度,因此当时所说的”科学“,其初始意,是关于“某一科学问”的意思,那时教师的流行语是“物理科”、“化学科”。公务员说的则是“民政科”、“会计科”、“总务科”……,与现今还在用的“科长”——某一科之长的意思完全相同。我读书的时候,老师还叫我是“语文科”科代表,即使现在也不会说某同学是语文课课代表吧?!
直到五四运动,当时的学生打出了“要科学、要民主,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其意思,也是要学西方的科学,民主,不学中国的儒家学说和不要封建皇权专制的政治制度。这里的科学,显然是指要全面学习西方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彻底批判和扬弃以儒家学说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以及建立在这种文化基础之上的封建社会管理制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里开设的学习科目,越来越引进西方教材。直到毛泽东发动历经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可以说是连根拔起地否定了传统文化中除了语文科的现代汉语外的所有学科知识的历史进步性。张教授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生态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吧?张教授演讲时很谦虚,说自己在清华大学读书,深感读书不多,才读研究生、读博,然后更飘洋过海去留学,一个中国人发奋图强努力学习西方科学,令我敬佩的同时,也让我深感遗憾:一个从小到大,到成为天文学方面从事天体学科研究的教授,其知识素养的西学根底,我自然望尘莫及,但反过来,其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学习,不说无知,至少也是十分欠缺,甚至单薄、肤浅的吧?
第二,我敢断言,张教授的知识文化底蕴,就整个西学而言,已具有学科的狭仄性,对于国学的了解,就更是短板。一个在文化学养上存在严重短板的人,怎能有十分完美的科学素养呢?这就是张教授直到演讲结束,也未能讲清楚中文的“科学”,如何从最初的“某一科的学问”,演变成今人常用的”科学“含义——”正确“、”好“的意思的代名词、口头禅。
第三,今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如此理解”科学“,甚至用”科学“一词评判任何事物的好与不好,对与不对,在本质上是指其思考问题、论证问题的方法,是否具有西方直线型的严密形式逻辑推理,和实验室的可重复性。以及社会大概率。张教授实际上要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认定阴阳学说,五行学说,从西方科学研究的方法论看,是缺乏严密逻辑推理,无法在实验室进行重复实验,几千年来更缺乏大数据的社会共识支撑,因此是自我封闭、自我陶醉的思维理念,张教授沿用一些专家、学者的礼貌说法:“朴素的唯物主义’而已。而这代表一定普遍性的知识份子认知,恰好证明他们是国学根基、特别是易学思维浅薄得让人吃惊的一代。
第四,很多年前,我还写过一篇《与博士生导师商榷》的文字,因为这位博士生导师是研究易学史的,都已经做到博士生导师级别了,居然还说:“用易经算命不科学”。我这几年还说,几千年来皓首经年研究易学成家成派的人不少,但真正懂易经的只有邵雍。其他的均属皮毛。就连公认国学根底十分深厚的学者,都没能真正读懂易学思维之精髓。何况我才习易、研易三十年,更何况是因西学而成为天体物理学家的张教授呢。
第五,张教授没搞明白,也不可能搞明白的,是人类对自然、社会的观察和思考角度多维。从而认识事物、分析事物的出发点、视野、渠道、手段,也就多途。最后得出的观感、结论也就会多样!就以张教授观察、研究的对象来说,可谓是无限大的宇宙。易学思维告诉我们,事物除了无限大而外,还有无限小。就是张教授研究的天体,自身也有众多的无限小,同时也在无限大之内。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张教授研究的对象,也仅仅是宇宙之一隅啊!正因为张教授全神贯注于自己熟知的那一隅、那个黑洞,乍一看到“天人合一”的时候,内心世界轰然坍塌,——寒窗苦读几十年西方天文学,竟然不知道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自己也是宇宙中一员,连说三个“我的内心世界是崩溃的”完全不是夸张,确实该是五内俱焚地悲催啊!
第六,西方科学思维的特点是:从点到线,到面、再到整体;中国易学思维的特点是整体论、系统论。易学教导人们,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对任何事物,都要以系统论的观点,进行全方位的联系比较考察。比如张教授在演讲中陈述了西方科学思维的发展历程:一个建立在批判、纠正、否定之否定直线思维形式下的”刨根问底“。从演讲中,得知张教授只看到了,甚至只凸显了科学发展史中的否定之否定,忽略了科学发展史中还有将曾经否定错了的东西给予再肯定的认知回归。如孙中山将西方的三权分立演化为五权分立,可以说是作了更科学更彻底的关于社会政治制度的批判和建设。我们现在搞的三权分立,既不同于孙中山,也不同于毛泽东,而是对隋唐以来中国政治史上三权分立制度、作出更具中国当代社会特色的制度回归。
第七,所以易学思维方法,并非只有张教授在演讲中简单肤浅认定的阴阳对立矛盾观,其整体观,系统观,事物之间相生相克的刑冲会合观,在中医学的理论和实践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与应用,应当说这些都是包括张教授在内的当代因学习西方科学知识获得专家、学者头衔的知识份子的短板和缺陷,甚至成了令人生畏的知识黑洞?
第八,我很同意群友们的意见,中国思想、文化落后于世界,罪过不在中国思想、文化本身,而是在于主政者自身。当一个王朝把天下视为家天下的时候,”家“的利益大于天下人的利益,自然就会自私狭隘地去主张什么,推行什么,阻止什么,扼杀什么啦!
最后,我要说,我和张双南教授的不同点,仅仅是观察问题、思考问题的思维方法不同,其实我们还有根本的相同点:不仅都是中国人,而且还都是摩羯座!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
«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30 09:56:03 作者 水木罗汉 »
个人微信号:lionwinds-l

华丽

  • 超级会员
  • *****
  • 帖子: 738
    • 查看个人资料
针对质疑小文,可读性很强。
微信号wsdxm2013520
微信公众号:wymj77(华丽占卜一点通),有偿服务!

水木年华

  • 贵宾
  • 中级会员
  • *
  • 帖子: 205
    • 查看个人资料
吴家睿认为,尽管科学已经渗透到人类几乎所有的活动中,但我们还是需要认真反思科学研究的意义及其在社会活动中的担当。答案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也并非显而易见。在健康医学领域,“科学”与“担当”的关系是“知难行易”;虽然科学在维护人类健康和抗击疾病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但不能绝对化,盲目迷信;科学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担当,也不是只有科学才能够担当。